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私设】尤里从者化设定

/参考了从者阿纳斯塔西娅·尼古拉耶芙娜·罗曼诺娃以及静谧哈桑,溶解莉莉丝的部分设定资料。

/出现的俄文由词典翻译。

/非常感谢@ @道樂 道乐桑的图啊啊啊啊啊啊啊,至于哪天发到lof上我也不清楚,请稍微保持一点小小的期待吧

/ 非常感谢@一杯没气的可乐 所写的羁绊礼装的描述,没有阿乐就没有那么好的内容

/在讨论的时候,尤里存在多种阶职适应的可能性,所以这里相似性最好的那个阶职assassin,其他阶职说明理由我会放在最好再说明(今天小狼崽一个人就打一场圣杯战争)

/设定是活动四星从者(快点肝啊(;・`д・´)),后面可能有alter化的可能性。

/技能下面的内容,只是对于技能名称的解释而已。

/我是个废物。

/有部分米尤成分






尤里 assassin


■角色详情


名字为尤里·阿列克谢,但似乎还有其他称呼?


阿列克谢家的小儿子,有着极其宠爱自己的哥哥米哈伊尔以及温柔的母亲,但这一切温暖的美好在那一夜里被破坏——


长大后的自己希望得到那份温暖?与此也希望?




■能力值


筋力C+ 耐力B 敏捷A


魔力D- 幸运C- 宝具???





身高/体重:???·???


出典:天狼 Sirius the Jaeger


地域:俄罗斯?


属性:混沌·善


性别:男性


“我并不喜欢强颜欢笑,如果遇到哥哥,无论是什么样的哥哥,我都笑出来。”




■阶职技能


气息遮断D


事实上并不擅长潜入与侦察之类的工作,更喜欢正面面对,在年幼时期被哥哥米哈伊尔教授过潜入侦查的相关知识,不过适用对象只限于野兽,且野兽体型也受到自身能力的限制。之后在教授威拉德教导下,潜入侦查这方面得到一定的提高,距离完全遮掩气息还有这一定的距离,但是在对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决掉也是有可能发生。

单独行动B+

年幼时期被哥哥教授了狩猎的部分技能,哥哥出色的狩猎技能以及哥哥米哈伊尔本人在尤里心中是闪闪发光憧憬的存在,即便与哥哥米哈伊尔分离了一段时间,但哥哥所教授的知识内容没有被遗忘,相反还巧妙地运用在猎杀吸血鬼的过程中,哥哥所说的枪支的火药味会影响嗅觉这句话也没有被忘记。

狂化(伪)C

母亲受伤的场景,哥哥被吸血鬼围攻的场景是无法被遗忘,无法被时间消化。自身无论都无法放下对吸血鬼的仇恨,即便之后与哥哥的相遇也无法让自身彻底放下那份仇恨。与此同时,与哥哥时隔多年的相遇也让尤里自身回复了一些“理性”。




■固有技能

охотник A+

意思即为“猎人”。血液中流淌的天狼基因,年幼的生活环境,哥哥米哈伊尔的引导,威拉德的指导,自身的觉悟这些因素都不断促进尤里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一名优秀的吸血鬼猎人。

孤寂之心B

没有母亲和哥哥的时光是孤独的。
同伴的关心与家人的关心是不同的。
即便是长大了,也依旧依恋哥哥与母亲那温暖的怀抱。

宁静边寒之地D

在那块寒冷的净土出生,那么死后也会回到那里吧。
回到哥哥与母亲身边吧。
尤里如此希望着。
“虽然是在寒冷地方长大的孩子,但是尤里却是非常怕冷的。”有天某人如此说道。




■宝具《雪雾之森·■■■■》

снег·лес·■■■

等级:???

种类:结界宝具

范围:1—5

最大范围:10人

依靠着自身的精神力构造的白色世界,一望无际的雪色世界。一切的外来事物都会如一粒雪花那样渺小,外来的强大力量都会被无情地切断剥夺。那片冻土,无论何时都是心中温暖之存。
与年幼时期生活的场景会有所不同,出现的“雾”将敌人的视野剥夺只剩下模糊,与此同时魔力供应将被切断,与master的的联系也被切断,剩下的便是真正的较量。
后面被强行遮掩的内容,本人表示也不清楚,但是本人意识到那或许是某种禁忌的力量。




■羁绊礼装

献于你的美丽之物

在我的故乡,任何脆弱的花朵都不曾有机会在冰雪中绽放。
没有嫩芽、没有花苞,那是只有无垠白雪的地方。
虽然很残酷,但弱小的生命永远无法在那片土地上立足。
这就是冰雪的国度之中优胜劣汰的原则,花是如此,人也亦然。
曾经想过“若是去了温暖之地,一定要亲手培育一次这种奇迹般的美丽”。
只是没有想到,我真的能有机会将孩提时代的幻梦化为现实。
若是让年幼的我知道了,兴许自己在睡梦中都会绽放出微笑。
那么,请允许我最后任性一次,向您献上这份在那冻土之中无迹可寻的色彩吧。



■可以一口气叫无数声哥哥,还不喘气,自认为是非常厉害的技能!


■其他阶职可能性

alterego是基于我对天狼之匣的猜测,尤里是天狼之匣存在于世的一个分身(前提是与天狼之匣有所联系结合)。

avenger是基于之前对吸血鬼的憎恨以及哥哥之前的保护行为视为抛弃。

berserker是(类似于FGO亚马逊女王那样)狂化对象特指吸血鬼,吸血鬼伤害哥哥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archer是基于技能单独行动,即便是没有哥哥在身边依旧可以战斗。(反正自古弓兵多挂逼,就没有几个是正经的)



■假设。满破图裸上半身。







再次感谢 @一杯没气的可乐   @道樂   @直江凉子的圈外女友麻麻鸡 的支持以及陪伴,我永远爱你们♡(*´∀`)人(´∀`*)♡

可爱到爆炸这两小家伙೭(˵¯̴͒ꇴ¯̴͒˵)౨我想出那九块钱

【恋与F4X你】自家娃吧唧吧唧地跑来

ooc,ooc,ooc

第一次写……

迷之存在,说有敏感词所以走链接(评论区里)

@桃川  @苏将离_Edith 爱你们,么么哒

【all咕哒♂】争夺(高文咕哒,加拉咕哒,旧剑咕哒(微))

■■高考之前的产物,迷之产物。

■■all咕哒♂(高文咕哒,加拉咕哒,以及轻微旧剑咕哒)

■■ooc,ooc,ooc  @苏将离_Edith




立香对着镜子,眼皮下出现了长时间因熬夜而诞生的黑眼圈,目前颜色还较为淡浅,去问法兰西玛丽王后要些女性化妆时需要的遮瑕霜应该可以遮掉,加拉哈德那里估计是可以顺利蒙混过关,毕竟立香认为加拉哈德平日里因为所谓的骑士的矜持绝不会突然凑过来观察自己是否有黑眼圈,而且自己之前都是有好好抱着弗拉德三世做好的迷之玩偶睡着的,老实睡觉不闹事的好孩子形象在没有和巴御前玩游戏之前保持许久,老实睡觉不闹事,晚上不偷偷打游戏吃零食。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的好孩子藤丸立香某天在吃完晚餐后被拿着游戏手柄的巴御前问到要不要一起玩游戏,好孩子藤丸立香果断答应了巴御前的邀请,巴御前白皙的脸颊因少年御主的答应而泛起喜悦又有一丝害羞的嫩红色,接着从身后又掏出一个游戏手柄,接下来也高文的剑术晚间练习课的安排顺理成章地被立香遗忘了,跟着对方的步伐去了巴御前的房间。此时剑术授课者高文没有目睹这一次场景,目睹整个场景的人为吃着汉堡肉的亚瑟。

少年他身为拯救人理的最后御主,按照所谓的正常理解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立香把它消耗在与拯救人理无关紧要之事上。但是又对于立香而言,单调枯燥的战斗节奏是让少年最终走向癫狂的导火索,缺乏那种兴奋色彩的世界无疑是立香绝不需要的。

亚瑟所希望的是立香除开拯救人理之外能够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平日的休息时间里享受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像乌鲁克贤王吉尔伽美什即便是休息时间也依旧拼命努力工作加班那样,亚瑟绝对是不赞同的,即便是责任心再为强烈,必要的休息无论是在什么身份也是需要的,更为重要的是立香不是英灵而是人类,是流淌鲜活的生命之血的人类。说干嘴舌和立香讲明白后,接下来的时间内立香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好了许多。

少年的好玩与好奇心像潘多拉之盒那样打开便难以抑制,休息时间内尽可能寻求放纵。立香能够不加思考的答应对方,事实上可以证明在过去的现实生活中就很喜欢玩游戏吧,亚瑟是这样理解的,毕竟巴御前邀请时可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关于高文的那里没有经过沟通就答应了别人的请求,高文晚间剑术练习课就这样随意的翘掉了。

“感觉立香和巴御前小姐玩游戏会慢慢上瘾吧?”亚瑟这样的猜测也不是没有理由,立香曾经一段时间沉迷于尼托克丽丝给的梅杰德的白色罩子,那段时间玩得不亦乐乎。

游戏也是如此吧,亚瑟听说巴御前手里的游戏是达芬奇和福尔摩斯以及刑部姬三人共同开发开发的,好像通过一定某种素材的积累以及剧情的推进可以看到一些特殊的画面,是需要打上马赛克的画面。亚瑟不敢接着想下去,估计要是莫德雷德那孩子接触到这种画面,整个迦勒底会炸掉吧。如果立香完成了条件,看到了那画面,高文和加拉哈德都会alter化吧。亚瑟觉得自己需要阻止这样的状况发生,无论是圆桌骑士还是迦勒底都是不利的情况——但是,此时,在前往阻止之前,亚瑟个人认为必须要解决眼前的什锦圣代,距离那种画面出现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况且游戏难点都是由福尔摩斯设计的,感觉立香和巴御前遇到思考了许久都难以解决的那种超强难度,难度的恐怖导致两人思考的时间被无限延长,那样特殊画面的出现因而被无限延长,嘴里吃下一大口圣代慢慢想到。

虽然刚刚看到立香在熄灯后从个人房间偷偷摸摸跑出来,亚瑟本来想拦身阻止,强行把立香抱回房间好好休息的,但那杯圣代不立马吃掉的话会融化的,而且圣代化掉了就浪费食材以及制作人的辛苦,两者的重要性显然立香那方面更为强烈突出,但似乎思想跑偏了正轨,立香去的过程应该会遇到加拉哈德或者是高文,两人其中一人肯定会把立香直接不理反抗抱回房间,这样一想的亚瑟便开始心安理得吃起了圣代。

“唔~~请问玉藻猫小姐还可以加些红豆沙泥吗?另外我发现焦糖布丁淋上芒果酱这样的搭配相当好吃,芒果酱是玉藻猫小姐自己秘制的吗?”亚瑟咬着长勺兴奋地说道,“阿尔托莉雅之前强烈想我推荐玉藻猫小姐的圣代!”

此时的 不列颠的骑士之王已经沉迷于玻璃杯中那各种颜色的圣代无法自拔,持续不断的冰凉感让亚瑟更加跃跃欲试,丝滑柔软的口感以及清新的香草味,淋有巧克力酱和芒果酱,用来点缀的草莓粒这些无疑让亚瑟在圣代理想乡待上许久,巧克力船漂浮在香草冰激凌河上不知漂往何处彼岸。至于阻止立香到巴御前房间里熬夜打游戏看来要靠其他热心的从者的帮助了。

立香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白色走廊,但可以清楚感受到来自从者上微弱的气息。从者不需要睡眠这点立香非常清楚,但为了适应迦勒底的生活方式不少从者养成了夜晚入睡的习惯。最近的房间是童谣和杰克共同使用的房间,但今晚这两小小的从者和法兰西王后玛丽一起在安徒生那里,说是准备可爱的蛋糕和好喝的香草茶准备在安徒生那里听他讲一晚上的故事,这样的阵营恐怕安徒生明天的眼角下会有浓浓的黑眼圈。之前玛丽有问过立香要不要加入听故事喝茶的队列中,立香以晚上要考虑今后的作战计划为由拒绝了对方好心的邀请,如果被杰克知道商量作战计划只是骗人的幌子估计要被杰克抱住要嚷嚷许久。

同时也让立香感到意外的是,前往的过程中没有遇到加拉哈德以及高文,自己又偷偷翘掉了与高文的剑术练习课,跑去打游戏而翘课不知道是第几次来着。之前基本上都是被发现后直接扛着回来继续练习,手部肌肉经过过度的活动带来了酸胀,精神高度集中后的疲劳让立香没有精力再去玩游戏,清洗完上身的汗水,直接就被高文抱回房间入睡。

今天早早地就开始洗澡了,在空旷的罗马式风格的浴池独自一人洗完了澡,而且随意从换衣框随意抓了一件红色短袖就换上了,宽松的尺寸以及衣物上隐隐约约可以闻到太阳的味道,准确来说太阳的味道就是某种虫类尸体的味道。

“好像穿错衣服了……”这是爬上床后才意识到。 找到衣服的真正主人目前而言不是重要之事,重要的是赶紧和巴御前打通这次关卡,毕竟这次关卡有着立香极其需要的恢复血量的道具。

算是非常顺利的到达巴御前的房间,途中被艾蕾什基迦尔纠缠了一下,但所幸的是并不影响到立香玩游戏的时间。

满怀期待地打开,但打开门的场景让立香整个人的意识有些凝固成块,眼前的场景让立香如何思考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求达芬奇亲赐予我“万能之人”的力量吧!我想要拳头变大!”立香内心如此呐喊道。

“master终于来了,这次玩游戏的队伍加入加拉哈德先生以及高文先生哦。”巴御前察觉到御主的到来便很自觉地举起手说明了房间内的现状。

“前辈这就是你很早就和我说要睡觉的原因吗?”

“那么立香,我想这就是你翘掉剑术练习课的原因吧。”

“你们的波形是蓝色的吧,有着蓝色波形的存在可是人类的敌人啊!(注1)”忍住了拿圣晶石砸人的冲动,只是好好和巴御前打游戏,之前花费心思编出各种借口甩脱各种事情,高文的剑术练习课第一次翘掉。

除开和从者们的聚会以及迦勒底自行组织的舞会,立香认定打游戏是最好的消遣放松方式。热情高昂的背景音乐,流畅自如的打击动作,华丽张扬的特效,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的话立香会对这款游戏沉迷很久,虽然平时的战斗中也会遇到流畅的打击和张扬的特效,但实施者不是自己,立香从爱丽斯菲尔那里学会的咏唱魔术,用魔术白线编制出来的雄鹰完全没有那华丽的场面。

“高文先生很喜欢玩游戏吗?”巴御前看着高文一脸认真并且用力按着游戏手柄按键忍不住问到,“如果高文先生非常喜欢游戏,我想master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完全没有!”立香赶紧反驳道。

“高文卿只是想打通游戏里面出现的r18剧情吧,毕竟剧情的主角是前辈自己。”

“加拉哈德卿麻烦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好吗?”

“高文卿的思想我很清楚,绝大部分内容都和前辈有关。打通游戏解锁的画面会满足高文卿的某种需求,如果我想高文卿再前辈面前解锁了这种画面,前辈会生高文卿的气吧,今后不会让高文卿进myroom。”加拉哈德默默地说道。

“但是……如果是我解锁了那种特殊的画面,前辈他——”

“等会,等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在说些什么需要打码的内容啊!” 立香感觉自己的体温在急剧上升,脸颊也因这种奇妙的影响似乎露出那种害羞紧张的红色,但这股红自己完全看不到,两人的沟通的内容完全围绕着自己,如果不小心添油加醋,或许两人的武器【轮转胜利之剑】和【雪花之盾】会直接打起来。

“那个,不管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任性,我不应该逃掉高文你的剑术课。”立香选择试着用道歉缓和一下气氛,不管怎么说,emiya和喀戎曾经都摸着自己的头说道歉了就是好孩子。

“前辈,前辈就不用和我道歉吗?”

“哎?”

“前辈在我面前答应我要好好休息的,为此我特意准备去到前辈的房间里,我已经做好在前辈房间里打地铺的准备,然而前辈食言了。”

感觉加拉哈德声音的来源就在脆弱的耳膜附近,重重地击打着那白色薄膜。或许是坐在离立香最近的位置,加拉哈德放下游戏手柄,拍着自己的大腿,眼神给立香一种异样的温柔,那种温柔是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温柔。

“如果前辈待会打游戏的话愿意坐在我腿上,完全可以一笔勾销。”加拉哈德满眼都是催促,立香忍不住心想加拉哈德是不是假如清姬那群人的夜袭三人组或许是加入BB的欺负前辈协会。

总之,加拉哈德的情况现在很不妙啊。

“我想我会拒绝的。”

“但是master是不会拒绝和我一起打游戏的吧。”巴御前突然间举起手认真地问到。

“答应巴御前的事我一定会办到,之前卡在卡巴拉生命之树(注2)那里的剧情一定要打通!”说完只见巴御前露出满意姣好的笑容。


“所以这是前辈拒绝了我吗?”

“我想是这样没错加拉哈德卿。加拉哈德卿,立香似乎抛弃了你,我想那样直白的语言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理解,哪怕是玛修小姐都会犹豫思考。”

“立香其实你一直有疑惑吧,就是关于身上衣服的主人,其实那件衣服是我的。”

“高文卿你想回英灵座吗?”加拉哈德黑着脸冷冷说道。

“我完全没有想要回到英灵座的想法哦!”

“但是高文卿你现在的行为很适合回到英灵座。”

“我完全不知道加拉哈德卿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平时里的兰斯洛特卿以及玛修小姐没有和加拉哈德卿好好说话吗?”

“高文卿你现在完全没有弄清楚你现在的立场,你那样的行为在我的认知观里属于犯罪。”

“让立香穿上我的衣服完全不属于犯罪那一范围,而且我认定立香穿上我的衣服会很有安全感,我觉得buster体系要比arts体系要强许多。”

“你想打架吗?高文卿。”









立香最后选择和巴御前直接坐在显示屏面前。

出于好奇忍不住问到。

“巴御前游戏里面真的会有那种r18剧情吗?”

“有哦,而且好像还很多。”








注1:动画《新世纪福音战士》里对使徒的判断标准,使徒的波形为蓝色,人类波形为红色。

注2:全称卡巴拉生命树,又名倒生树。卡巴拉生命之树,卡巴拉生命之树为希伯来文,英译为:Cabala/Kabala/Qabalah/Kabbalah等等。

安卓b站100,100,369,947
罗生门的时候请务必让我家梅林多加一下班

【米尤】Your presence

■■迷之产物,灵感来自酸欠少女的《それは小さな光のような》

■■果然写文拯救不了,还是去学医算了

■■纯属个人猜想

幼尤他真的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havi





他很弱小。


在我舍弃最初身份之前一直坚信着可爱的孩子会得到上帝的眷顾。


善良的大人会帮助可爱的孩子,给他玩具,给他蔬果,有些则会给自己亲手编制的衣物。


从弟弟出生那一刻开始,从弟弟得到名字那一刻开始,母亲便告诉我,如果众神没有皮庇佑祝福弟弟,那么只要我活着就要尽到哥哥的责任保护弟弟。母亲的话被我牢牢记住,但是最初的我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母亲所说那样,众神没有祝福弟弟的诞生以及他今后的生活,因为弟弟他是可爱的,是大人眼里可爱的孩子,白如胜雪娇嫩的肌肤,清澈透亮的蓝色之眸,迈着胖嘟的手和脚朝着床上的玩具咿呀咿呀地爬去。母亲说过弟弟的眼眸有着世间最纯净的湖泊,这因为这句话,我很喜欢注视着弟弟的眼眸,然后拿着玩偶诱导他向我爬来。


弟弟真的很可爱,我曾经担心过因为弟弟的到来会抢走父母的爱,但母亲的爱始终无私分给了我和弟弟。抱着弟弟柔软的身体,仔细一闻便可以感受到那浓浓的奶香。


弟弟会说话的时候,第一次的话语便是叫了我“哥哥”,那一刻我是幸福的,好好揉了揉弟弟的发丝,内心向三女神克罗托、拉克西斯、阿特洛波斯祈祷到,请务必保佑弟弟吧,希望他今后的路途没有荆棘,愿充满着祝福与鲜花,因为他是可爱的孩子啊!

我知道有人憎恨神明,他们憎恨神明对自己的不公,没有给自己健康的身体、没有给自己美好的爱情、没有给自己巨大的财富。我曾经对他们各种反对的行为持有嘲笑的态度,只有自身是害人的存在才无法得到神明的祝福。


我一直相信着神明。


因为神明是为人着想的存在。


他们会保护我们,保佑我们身体健康,保佑我们来年谷物丰收。


但是——


神明只保佑了家里有充足的粮食,但是弟弟的身体遭到诅咒。从弟弟三岁开始,弟弟便被疾病的锁链给牢牢缠住了瘦小的身体,弟弟得了一种没有名字的病,不能正常行走,时而呼吸急促,身体乏力,原本温暖的床成为弟弟的束缚之地。母亲每日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照顾弟弟,而我和父亲便外出养家糊口。高强度的工作内容让我难以适应,但我始终会拼尽全力完成能够完成的工作,父亲也非常努力的工作,但依旧遭到雇主的狡猾抵赖,回到家看到满脸憔悴的母亲,躺着床上瘦弱的弟弟。


神明没有保佑大家,没有保佑弟弟,那我为什么还要歌颂神明,歌颂思想中虚幻的神明。


我开始憎恨神明。


“抱歉,尤里……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没有哦,哥哥始终保护着我哦,每天晚上都会给我讲故事,每天都会给我讲外面的故事,每天都会给我带来很多的花。”


“我最喜欢哥哥了。”


弟弟满脸笑容地说道。


弟弟乐观的态度让我的呼吸感觉到了粗糙的颗粒,弟弟他是可爱的,他没有怨天尤人。但正是这种乐观向上的态度让我感到愤怒,愤怒的情绪已经侵蚀了我的身体,将我紧紧包裹着。


我愤怒神明没有保护你,为什么只有你遭受疾病的折磨,明明你是多么可爱的孩子,偏要遭受这种无言之苦。


母亲跟我说过,你很想穿着母亲做的毛绒靴子,围着我做的围巾去到外面玩耍。我第一次做的围巾十分粗糙,毛线纹路出错的地方有好几处,但你依旧喜欢。


母亲还说要拉着哥哥的手一起外出。


母亲希望我带你去看一望无际的草地,带你去闻野花的香味,伸手感受河水的冰凉,去感受万物自然带来的祝福。


母亲的想法与我的思想相近,因为弟弟他是可爱的孩子,会得到自热的喜爱。


“我想和哥哥一起玩哦!和大家一起玩哦!”


弟弟兴奋地说道,被病魔缠身的事实似乎被他忘在了远方。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三女神没有好好庇护弟弟,领导众神的主神宙斯没有偷偷降临治好弟弟的病。


我曾经请求你们保佑弟弟,但是你们似乎没有听见我的呼声。


神明的慈悲没有流进弟弟的身体。









某天。


“我可以帮你治好弟弟,但是需要你舍弃现在的身份。”


在黑暗里我听到了这个声音。


我答应了那个声音并舍弃我现在的身份,那个声音叫我离开弟弟,离开这个家,去到冰冷的黑暗里成为他其中的一部分。


我祈求那个声音不要伤害弟弟,因为他是可爱的孩子。


在我生命仿若温暖之光的存在。


我爱他。








占个位置

只有我觉得尤里会和考哥配的那个吸血鬼米哈伊尔有着挺强的cp感吗23333
背靠背站着(算吧),cp感也挺强的吧
第一集结尾就给了尤里来了一枪,家暴组预定?

【all咕哒♂】你们究竟昨晚谁睡了立香


■■高考结束

■■all咕哒♂,有旧剑咕哒,天草咕哒,高文咕哒,加拉咕哒(总之大家都想把立香给睡了)

■■ooc,没有营养的产物

■■kilakila注意

凡是睡了立香的都给我站出来

芙芙每天都和立香睡,为什么不说芙芙!
@Edith白芍

【高文咕哒♂/加拉咕哒♂(微)】我太阳骑士高文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迦勒底御主——他就是那么可爱!

■■定位为迷之产物,非常迷的存在

■■有学弟咕哒成分出现,准确来说这三个人离不开修罗场

■■高考之前最后一次码字 @Edith白芍 

 

■■ooc无误

 

■■最近听八爷的lemon,每次都有种想哭的感觉(其实我很想看到假设高文是警视然后某天遇到一个裹尸袋拉开里面是咕哒君来着)


http://wsyie.lofter.com/post/34014e_12ca6375前篇








 

12.
达芬奇商店在迦勒底是特殊的存在,圣晶石的交换以及特殊魔术礼装都在达芬奇兑换,对于御主藤丸立香而言是又爱又恨的存在。

“请问达芬奇女士有没有忽视阶职克制的礼装?”这就是高文很早到达芬奇商店的目的。

“没有哦?这种外挂存在的礼装事实上是不可能存在的啦~如果高文卿很想打败莫里亚蒂的话,可以从立香哪里寻找出口。”达芬奇笑盈盈地说道,“比如和立香睡觉,在床上促进感情,虽然莫里亚蒂设定成是立香的爸爸,但是两人基本上没有一起睡过觉哦。”

高文此时觉得达芬奇是个很好的人。


13.
高文今天在温室里遇到了给弗兰肯斯坦摘花的莫里亚蒂。

差点忍不住叫对方岳父。

知道高文暗恋自己家儿子的莫里亚蒂也差点忍不住拿魔弹往高文身上砸去。

14.
“哎?所以还有弗兰肯斯坦小姐是立香妹妹这种设定吗?”高文惊讶地问到。

“对哦,有两位从者克制了高文先生呢。”玛修如此说道。


15.
“你好高文先生,听说你要当我爸爸?”

“爸爸就是妈妈的配偶吗?”

杰克被高文抱起,问到。


16.

“所以高文先生喜欢妈妈哪里?”杰克问到。

“如果非要说的话,没有指定范围的话,我想是都喜欢。”高文回答到。

“不行,决定,不行,我比高文先生还要喜欢妈妈。妈妈会和我睡觉不会和高文先生睡觉,所以妈妈更爱我啦!”杰克拿出匕首的手此时被高文按住。


17.
“莫里亚蒂先生请问我可以叫您岳父或者岳父大人吗?”高文已经单独面对着墙壁练习这句话已经很多次了。

虽然有那决心,但是阶职克制这一前提可不能忽视,阶职克制打人真的很痛。

相当痛!


18.
晚餐时,高文无意间从平时帮立香整理房间emiya那里得知,立香的床上设计为双人床。虽然目前没有哪位从者和立香单独过夜来着,但是每次抱着芙芙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床单绝对是乱七八糟。

此时,高文得到一条重要情报。


19.
晚餐结束后,高文再次去达芬奇商店。

“请问达芬奇小姐真的没有逆转阶职克制的礼装存在吗?”

“要不高文卿成为小白鼠,改变一下灵基成为泳装Lancer好了~然后有三张buster卡绝对上身赤裸不穿衣服的暴力Lancer。”

高文表示如果是给立香看的话表示还是很乐意这样干的。


20.
已是深夜之时,无准确目的地走在迦勒底的白色走廊里。

从者是不需要睡眠的,但为了适应这里的环境,像人类时期那样一到休息时间就准备上床入睡的习惯似乎也慢慢找回来了。但以往的生物钟被打破,准确来说是被困扰着难以入睡,失眠的高文正在走在迦勒底的走廊里并借助的走廊微弱的灯光看着窗户外的雪景。

望着白雪皑皑的景色,高文有些情不自禁地想起今天下午立香和保罗以及其他小孩子王国的居民打雪仗的场景,虽身为拯救人理的最后御主,但玩耍的童心依旧未泯。

原本打算暂时欣赏雪景,但一抹熟悉的白色映入眼帘,对方还抱着已经睡着的御主。

“哎?原来是高文卿,也许很突然,但是今天和前辈睡觉的只有我加拉哈德!”

“我加拉哈德比高文卿你先抢到了前辈。”

加拉哈德趾高气昂地说道。






【高文咕哒】我太阳骑士高文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迦勒底御主——他真可爱!

■■■所以定位是迷之产物,非常迷

■■■存在私设,比如教授莫里亚蒂是咕哒君爸爸,高文有关于第六章卡美洛的记忆,咕哒君的呆毛?

高考之前的最后一篇文?吧?

中堂医生真帅,六郎我喜欢你! @Edith白芍



01.
慢慢适应身边溢出的白光,高文回应了对方的召唤而现身,已经清晰感受到对方魔力的流动,非常熟悉,熟悉的来源是之前遇到的迦勒底御主。

原本会以为对方会满脸欣喜地欢迎自己的到来,结果却看到迦勒底的御主被穿着红色短袖的王所抱着,看起来似乎睡着了。

“欢迎高文卿,在自我介绍之前麻烦请安静,御主他已经睡着了。”抱着立香坐在地上阿尔托莉雅伸出手指做出安静的手势。

“请问您真的是王吗?”高文记忆中王是有着丰满胸部的存在,两人虽然都有翘起来的呆毛。

阿尔托莉雅举起右手默认地点了点头。



02.
高文即便是现身于迦勒底,卡美洛的记忆依旧存在,至于关于迦勒底御主藤丸立香的印象依旧清晰,——执着认真,给人一种意外的可靠。

但眼前的场景让藤丸立香在高文心中的印象大打折扣。

抱着芙芙和安娜斯塔西娅窝在暖桌里。

“哎?高文要一起来吗?”抬头懒洋洋地问到。

所以今天要去刷火种的决定是假的吗?高文敢言自己宝具放出的太阳光芒绝对比暖桌要暖和。




03.
“事实上迦勒底有两位阿尔托莉雅,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呆毛,所以高文你别试着想拔掉立香的呆毛。”削着萝卜皮的emiya认真地说道。

请问御主他有呆毛吗?高文一脸疑惑看着emiya。




04.
高文目前暂时没有认同他的御主,认为卡美洛的他和处在迦勒底的他完全是判若两人。

但是妹妹加雷斯和自己说过,人在某一阶段放松下来。

但是这并不足以解释为什么御主要和拉美西斯二世玩过家家那样的游戏,拉美西斯二世扮演工作回来的丈夫,而御主扮演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

“所以御主的性别是随时转换的吗?”站在一旁的高文忍不住吐槽到。

“没有,只是高文你的想到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了。”站在一旁的达芬奇也忍不住吐槽到。




05.
那位小小的暗杀者会抱住御主然后会叫“妈妈”。

此时,高文突然希望那位小小的暗杀者叫自己“爸爸”。




06.
“前辈。”这是玛修对御主的称呼。

“夫君~”这是清姬对御主的称呼。

“奏者。”这是罗马皇帝尼禄对御主的称呼。

“立香。”这是emiya对御主的称呼。

所以高文自己要怎么称呼藤丸立香?




07.
新宿的archer莫里亚蒂视乎被公认为御主的爸爸,而且本人也没有任何否定。

高文感觉以后有什么事要和莫里亚蒂商量,感觉还要拿宝具逆阶职克制和对方互怼。




08.
高文现在突然喜欢御主喝猪肉味噌汤后脸红的满足。

在某日晚餐结束后高文特意跑去问emiya做猪肉味噌汤的做法。

结果被emiya回绝。

“所以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们这群圆桌骑士除开亚瑟王男性本人其他以外的人都不要进厨房!”




09.
“那个就是喜欢,恋爱啊!”铃鹿御前如此说道。

“所以高文你是喜欢上御主吗?”




10.
高文喜欢御主的事最终还是被传到了阿尔托莉雅的耳里。

“高文卿虽然我不会阻止你,但是我希望你能下手轻点。”



11.
“高文,莫里亚蒂是我爸爸,所以和我在一起的话,请打过爸爸吧。”迦勒底最后的御主如此说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