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卡池根本没有高文

红色想要,蓝色已有,白色出来后请自杀
圆桌就差高文你一个人了干嘛不来~(๑•̀ㅁ•́ฅ) @Lotte-Charhavi  @Edith白芍  @卓別林小垂耳兔

【旧剑咕哒】触れがたい(七夕刀子?)

对方死亡设定

旧剑x咕哒君

原本有车的但是忍住了233333

仓促结局  给 @Lotte-Charhavi 的小贺文,抱抱

可能ooc了






蔚蓝的海与明净的天空的彼岸连接着何处?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季节更替,如此遥远难以触及之地,我可以亲自到达吗?











身体逐渐脱离灼烧的痛苦,污染身体和理智的黑泥流出殆尽,何时待着这里纯净的白色与淡淡的蓝色相互交融的世界,或许是得到圣杯之后并且许愿所发生的事吧,亦或许是属于自己的梦境之地,亚瑟躺着略有些冷意的水里想到。



但这里绝非不是阿瓦隆,这里只有纯粹明亮的天空,静静漂浮厚实的云朵,以及遍地仅没入脚腕的清水,景色一望无际蔓延到视线尽头,想必继续延伸视线也依旧是一尘不变的景色。亚瑟很喜欢这里的景色,干净的颜色比硝烟的灰色,炫目的血红色要好上几分,如果以束缚人生自由永远在这里默默承受着孤独寂寞为筹码待着这里的话,那么亚瑟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这一约束。



因为,亚瑟·潘德拉贡现是罪恶缠身之人。



亚瑟·潘德拉贡用已被污染的圣剑刺穿了少年柔弱的身体,将他的御主杀死。名为藤丸立香的御主被自己杀死,毫无温度的身体被黑泥污染的亚瑟随意一扔。



“我果然很弱小,我明明约定好要保护你到圣杯战争结束。”



亚瑟喃喃自语。身体意外轻松,黑泥入侵身体的压抑厚重感以及自身银色甲胄的重感不知几时随着拂过的微风细碎消散,身上的衣物是平日立香给自己准备的黑色西装。亚瑟静静躺着水里,即便是清水弄湿了后身的全部布料,打湿了金辉色的发丝,也没有想到起身的念头在脑海里产生,视线缓缓注视着眼前碧空如洗的苍穹。



伸手,有些贪心地似乎想伸手抓住漂浮厚实的洁白云朵,同时也试图想象抓住御主立香白皙的手。御主立香被亚瑟自己杀掉的事实残留在亚瑟脑海里。漆黑腥红的圣剑失去了以往的纯洁光辉,手臂用力的驱使下圣剑没入立香柔软的腹部,圣剑锋利的尖端轻而易举地刺人对方身体,柔软脆弱粉红色的内脏被刺穿,体内原本尽然有序流动的鲜血向被破来的缺口流去,瞬间浸湿腹部上的衣服,立香惊讶的呻吟断断续续,脸色苍白,惊恐使眼眸瞪大,诧异的眼泪酝酿成形润湿了眼眶缓缓流下脸颊,气息在圣剑拔出的那一刹那断掉。



身体被随意丢弃,被地上的碎石磕破脸颊,鲜血蔓地。少年死亡的场景当时对于自己是喜悦的,但如今却是自责与悲痛,立香的死使亚瑟自己无法顺畅呼吸,刺鼻的血腥味荒谬地在亚瑟鼻尖久久徘徊,立香的鲜血味在此地漂浮似乎是想在这美好的纯净之地染上一丝不详的色彩,这样的味道无法让亚瑟忘记,也难以接受。



“我杀死了立香。”



亚瑟慢慢起身,被湿润的后身没有带来任何不适感,体内的魔力停止了流动,像是被全部被不知名的力量全部吸走一般,先完全是副正常人类的身体。



“这大概是对我的惩罚,无法离开这里,失去了英灵的身份。”



“或许像我这样的人最好的结局是下地狱吧。”



望着纯净单调的景色,亚瑟慢慢抬头。尽管景色是如此让人安心,甚至让人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淡淡幸福感,世间万物的美好的一面总能让人心安理得地接受,面对此景但亚瑟迷恋的却是御主立香的气息,淡淡的,现已被自己掐断。



掐断的事物难以复原,无法复原的东西缺洞遍布全身。亚瑟试图触碰他,至少触碰到衣物,都难以做到。



“对不起,立香。”



“但我依旧爱你。”



身为王的他没有任何可缅怀的东西,因为挚爱被自己亲手摧毁,千疮百孔,只剩下孤独寂寞,惩罚着他。






End。

我是妈妈的人,想要小贝陪我睡

想要他,但是卡池根本没有小太郎

【高文咕哒】夜之奇谈。3(r18?)

我最近在肝梦间集,然后下午鬼岛……

医生(奇谈)高文x病人藤丸立香♂

不出意外,下次更新有车 @Lotte-Charhavi

前文1

2




白驹过隙,我可以感受到,我在不断衰弱,身体技能随时间推移不断下降。衰弱原因我想不光是晚上被人不断性侵所导致,更为重要的是身患有的疾病的入侵已到深入骨髓的境界。目前实在是难以维持每天所拥有的正常体力和精力,我开始陷入昏睡状态,昏睡时间有多长,中途是否有人进到病房,是否有人再次对我进行性侵,完全不晓而知。身体昏沉沉地躺着病床上,意识模糊不堪,四肢无力,如那人再次进来对我再次实施性侵的话,我毫无还手之力被他任意玩弄。

“你究竟是谁?”这便是我目前最大的疑问。

待意识清醒时已是暮景残光之时,寂静的房间笼罩着夕阳橘黄色的光辉,脸部佩戴的前透明绿色脸罩,两个细管插入我的鼻腔都无意间提醒着我,身体虚弱到呼吸都难以顺畅进行,只能依靠呼吸器进行维护生命最基础的步骤呼吸。手背上打着滴点,正在输送的药水瓶旁有几瓶药水静静等待输送。

我睡了多久,试着努力回忆是什么时候开始昏睡,但到头而来却是无用的徒劳,时间的流动我已经感受不到它前进的步伐。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能待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多了,这是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人类的生命如河畔柳枝般那样轻易折断,如此柔弱。

这样的生活,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实在的意义。自从在祭奠上晕倒后送到医院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此地,换洗的衣服还有我需要的书籍都是母亲送便当的时候顺手送来。不断发生那样难以向别人述说的事在我身上,折磨着我的肉体,我的精神,留下暂且难以抹掉的痕迹。

每次醒来,意识清楚后面对眼前白色的现实世界,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我竟然觉得现实世界和梦里的遭遇一样残忍。都是白色的,病房的墙壁是白色的,窗帘是白色,被褥也是白色,源源不断射进我体内滚烫的液体也是白色,如今白色让我更为确认它让我极度不安。我想自己独自偷偷地离开医院回到家里,躺着自己卧室的床上,慢慢等待生命终焉离开那天的到来。

但我猜测还没有出到医院大门就被南丁格尔小姐扛在肩上抓回来,更为严厉地对待我。如果我是说我离开医院的原因只想回去亲自尝母亲亲手做的菜,母亲收拾行李搬到附近的病房照顾我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这样气氛会更为压抑,压抑到让我再也支撑不住。

主治医生高文也会更为勤快到我的病房里。我与高文维持关系的来往方式是普通的医患关系,但时间一久,关系好像往那个方向发展。我知道高文是我的主治医生,但是,每次与高文相处的时间总能让我莫名的安心,他身上有种不可言喻的温暖,和高文交流可以暂且抛去之前的消极情绪,散发着于周围世界完全不符的气氛,那种恋人之间相处美好的感觉,而非紧张无聊的感觉。

高文晚上偶尔会进来我的房间与我进行交流,交流内容基本上是身边杂碎之事。有时会带来去附近家庭餐厅买回来的快餐,奶油炖菜之类的简易食物,有时会处于小私心给我带来一些和果子。我能猜出高文对于食物这一方面并没有任何讲究,完全是出于照顾的缘故,才会去做这样的事,而且给病人带零食什么的完全不是医生的职责。

他有私心,这点我是很明白的。

虽然考虑到对方关心自己的病人的饮食状况,认为有必要自己也要下点功夫。但带来的食物却是快餐之类的,刚开始我还满怀欣喜期待他带来自己做的食物,一见店面的招牌,心情顿时郁闷了几分。有些闷闷不乐地吃掉对方带来的食物。

我曾经对高文提出意见,没有必要每次帮都给我东西进来吃的。

“立香是不喜欢这些吗?我明明记得立香以前是很喜欢炸猪排的,而且非常喜欢那家店铺的炸猪排。”

“唉?我是非常喜欢炸猪排,感觉就像小孩子一样,但是我好像没有和高文你说过我喜欢炸猪排。”

“高文你每次都带,作为医生不应该让病人吃更有营养的东西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立香喜欢,牺牲一下自己的宝贵时间也是必要的。”

高文伸出带有橡胶手套的手慢慢抚摸着我的脸,上面残留着消毒水的气息,身上的深色手术服没有换掉,手术结束就马上过来进到我的房间。

“立香喜欢的东西,我非常清楚。”

这样我有些疑问。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只是我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我可以直接去世了,有生之年系列,麻烦出个alter吧 @Lotte-Charhavi

【百合向/all无剑?】赏樱

无剑无性别?可男可女?

果然我不适合写这玩意老想梅林,巨ooc,我要回迦勒底

百合向    我喜欢淑女和越女小姐姐 @Edith白芍  @Lotte-Charhavi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指尖轻触那嫩粉的软瓣,朝着那碧空如洗的苍穹蜿蜒生长的茶棕色枝干悄然绽放着簇簇花团,和颐之风拂过,夹杂在花朵间的绿意在枝干摇曳之时才有所显现,花随风满天飞舞,轻抚过脸颊,缓缓飘落于清澈见底的河面,飘荡起阵阵涟漪。



 

这些都是无聊的剑冢未曾有过的景色,无剑露出带有一丝孩子气的新奇。冰冷的剑冢何时有过这般美好的景色,无剑只能在某阴暗的角落里偶尔发现依旧顽强生长的白色野花,其皆为残缺不堪或毫无生机可言的树木。



 

坐在一旁稍有些醉意的越女拿起一块柔软淡甜的糕点轻戳了一下无剑的脸颊,试图拉回看似有些走神的无剑。淑女那里似乎得到了某地上好的山樱,慢慢细磨,清澈的泉水泡之,成一杯上好的樱茶,淡香缠绵味蕾,许久回味。



 

“赏樱同赏桃花有着同样趣味,香气迷人,偶尔也需要这样的休息,放松一下劳累的骨子,何乐而不为。”淑女轻啜樱茶。景色虽好,但唯一的遗憾便是弟弟小君却不能共同前来欣赏此景。



 

“无剑,越女的糕点……”见越女用糕点轻戳着无剑的脸颊许久仍旧毫无动静,越女满脸笑吟吟地轻戳不停,看似已上瘾。



 

“唉?我走神越来那么久了吗?”无剑一阵惊呼,越女手里的糕点恰好塞进嘴里,脸颊鼓囊囊地咀嚼嘴里的糕点,软皮无腻味的油腻,馅心的红豆细腻,甜味也恰到好处。



 

“感觉无剑走神了很久,我在身边等了许久。”越女伸指慢慢玩弄无剑的脸颊旁多余倾垂而下的发丝,越女的原白嫩的脸颊现有醉意的晕红,看来越女一喝酒便会醉,不存在时间上的问题。



 

“无剑你这家伙可要好好照顾越女才行,待会要是越女突然耍起酒疯,麻烦可就大了。”开口之前,淑女似乎有些困惑于该如何称呼无剑,男子的他?还是女子的她?都能让淑女纠结许久。



 

无剑的面容有着年轻女子的娇美,柔顺的漆黑长发被淑女用悉心盘成发髻于脑后,还带有坏心意味的加上根深蓝丝带作为润色,不加任何胭脂粉黛的修饰足以靠着面貌让无剑赢取不少男人欢心。但身躯却是男子的身体,四肢虽瘦弱却隐藏着十足的爆发力,声音混杂着阴阳两种味道。不得不说,当初创造五剑之境的“神明”创造无剑是时只记得自己所领悟剑道,而忽视了性别的重要吗?那青光和紫薇他们看来是幸运的。



 

“君子还有时间过来吗?”



 

“小君他吗?如果他和屠龙切磋很早结束的话,我想他会过来的。”



 

“还是赶紧过来吧,毕竟太阳下手了可就难以欣赏到此景。”



 

“也是。”



 

“越女她睡着了吗?”



 

“看起来是睡着了,原来喝酒会让人很快睡着。”越女已睡,但双臂却紧紧搂着无剑的腰,嘴里呓语着什么。糕点还有几块静放于盘,花瓣已经飘落,流水无知要流向何方,少女已睡,但这睡姿难以让人安睡放松。



 

无剑试着慢慢调整位置让越女枕在自己腿上。舒缓的睡容令无剑有些忍不住玩弄越女的额前发生,小心翼翼玩弄着,满眼柔和。



 

“无剑,如是你也困了,枕在我腿上也无妨。”



 

“唉?可以吗?”此时的目光散发着激动乃至于不可思议混杂于一身的色彩。









 

君子到姐姐淑女赏花的地方已是快黄昏时分,满天的花朵让君子稍有些放松,但看到淑女枕在无剑平放的腿上熟睡,而无剑枕在姐姐腿上熟睡的场景时,手忍不住从剑鞘拔剑,陷些刺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