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百合向/all无剑?】赏樱

无剑无性别?可男可女?

果然我不适合写这玩意老想梅林,巨ooc,我要回迦勒底

百合向    我喜欢淑女和越女小姐姐 @Edith白芍  @Lotte-Charhavi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指尖轻触那嫩粉的软瓣,朝着那碧空如洗的苍穹蜿蜒生长的茶棕色枝干悄然绽放着簇簇花团,和颐之风拂过,夹杂在花朵间的绿意在枝干摇曳之时才有所显现,花随风满天飞舞,轻抚过脸颊,缓缓飘落于清澈见底的河面,飘荡起阵阵涟漪。



 

这些都是无聊的剑冢未曾有过的景色,无剑露出带有一丝孩子气的新奇。冰冷的剑冢何时有过这般美好的景色,无剑只能在某阴暗的角落里偶尔发现依旧顽强生长的白色野花,其皆为残缺不堪或毫无生机可言的树木。



 

坐在一旁稍有些醉意的越女拿起一块柔软淡甜的糕点轻戳了一下无剑的脸颊,试图拉回看似有些走神的无剑。淑女那里似乎得到了某地上好的山樱,慢慢细磨,清澈的泉水泡之,成一杯上好的樱茶,淡香缠绵味蕾,许久回味。



 

“赏樱同赏桃花有着同样趣味,香气迷人,偶尔也需要这样的休息,放松一下劳累的骨子,何乐而不为。”淑女轻啜樱茶。景色虽好,但唯一的遗憾便是弟弟小君却不能共同前来欣赏此景。



 

“无剑,越女的糕点……”见越女用糕点轻戳着无剑的脸颊许久仍旧毫无动静,越女满脸笑吟吟地轻戳不停,看似已上瘾。



 

“唉?我走神越来那么久了吗?”无剑一阵惊呼,越女手里的糕点恰好塞进嘴里,脸颊鼓囊囊地咀嚼嘴里的糕点,软皮无腻味的油腻,馅心的红豆细腻,甜味也恰到好处。



 

“感觉无剑走神了很久,我在身边等了许久。”越女伸指慢慢玩弄无剑的脸颊旁多余倾垂而下的发丝,越女的原白嫩的脸颊现有醉意的晕红,看来越女一喝酒便会醉,不存在时间上的问题。



 

“无剑你这家伙可要好好照顾越女才行,待会要是越女突然耍起酒疯,麻烦可就大了。”开口之前,淑女似乎有些困惑于该如何称呼无剑,男子的他?还是女子的她?都能让淑女纠结许久。



 

无剑的面容有着年轻女子的娇美,柔顺的漆黑长发被淑女用悉心盘成发髻于脑后,还带有坏心意味的加上根深蓝丝带作为润色,不加任何胭脂粉黛的修饰足以靠着面貌让无剑赢取不少男人欢心。但身躯却是男子的身体,四肢虽瘦弱却隐藏着十足的爆发力,声音混杂着阴阳两种味道。不得不说,当初创造五剑之境的“神明”创造无剑是时只记得自己所领悟剑道,而忽视了性别的重要吗?那青光和紫薇他们看来是幸运的。



 

“君子还有时间过来吗?”



 

“小君他吗?如果他和屠龙切磋很早结束的话,我想他会过来的。”



 

“还是赶紧过来吧,毕竟太阳下手了可就难以欣赏到此景。”



 

“也是。”



 

“越女她睡着了吗?”



 

“看起来是睡着了,原来喝酒会让人很快睡着。”越女已睡,但双臂却紧紧搂着无剑的腰,嘴里呓语着什么。糕点还有几块静放于盘,花瓣已经飘落,流水无知要流向何方,少女已睡,但这睡姿难以让人安睡放松。



 

无剑试着慢慢调整位置让越女枕在自己腿上。舒缓的睡容令无剑有些忍不住玩弄越女的额前发生,小心翼翼玩弄着,满眼柔和。



 

“无剑,如是你也困了,枕在我腿上也无妨。”



 

“唉?可以吗?”此时的目光散发着激动乃至于不可思议混杂于一身的色彩。









 

君子到姐姐淑女赏花的地方已是快黄昏时分,满天的花朵让君子稍有些放松,但看到淑女枕在无剑平放的腿上熟睡,而无剑枕在姐姐腿上熟睡的场景时,手忍不住从剑鞘拔剑,陷些刺去。

 

End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