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旧剑咕哒】触れがたい(七夕刀子?)

对方死亡设定

旧剑x咕哒君

原本有车的但是忍住了233333

仓促结局  给 @Lotte-Charhavi 的小贺文,抱抱

可能ooc了


蔚蓝的海与明净的天空的彼岸连接着何处?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季节更替,如此遥远难以触及之地,我可以亲自到达吗?










身体逐渐脱离灼烧的痛苦,污染身体和理智的黑泥流出殆尽,何时待着这里纯净的白色与淡淡的蓝色相互交融的世界,或许是得到圣杯之后并且许愿所发生的事吧,亦或许是属于自己的梦境之地,亚瑟躺着略有些冷意的水里想到。



但这里绝非不是阿瓦隆,这里只有纯粹明亮的天空,静静漂浮厚实的云朵,以及遍地仅没入脚腕的清水,景色一望无际蔓延到视线尽头,想必继续延伸视线也依旧是一尘不变的景色。亚瑟很喜欢这里的景色,干净的颜色比硝烟的灰色,炫目的血红色要好上几分,如果以束缚人生自由永远在这里默默承受着孤独寂寞为筹码待着这里的话,那么亚瑟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这一约束。



因为,亚瑟·潘德拉贡现是罪恶缠身之人。



亚瑟·潘德拉贡用已被污染的圣剑刺穿了少年柔弱的身体,将他的御主杀死。名为藤丸立香的御主被自己杀死,毫无温度的身体被黑泥污染的亚瑟随意一扔。



“我果然很弱小,我明明约定好要保护你到圣杯战争结束。”



亚瑟喃喃自语。身体意外轻松,黑泥入侵身体的压抑厚重感以及自身银色甲胄的重感不知几时随着拂过的微风细碎消散,身上的衣物是平日立香给自己准备的黑色西装。亚瑟静静躺着水里,即便是清水弄湿了后身的全部布料,打湿了金辉色的发丝,也没有想到起身的念头在脑海里产生,视线缓缓注视着眼前碧空如洗的苍穹。



伸手,有些贪心地似乎想伸手抓住漂浮厚实的洁白云朵,同时也试图想象抓住御主立香白皙的手。御主立香被亚瑟自己杀掉的事实残留在亚瑟脑海里。漆黑腥红的圣剑失去了以往的纯洁光辉,手臂用力的驱使下圣剑没入立香柔软的腹部,圣剑锋利的尖端轻而易举地刺人对方身体,柔软脆弱粉红色的内脏被刺穿,体内原本尽然有序流动的鲜血向被破开的缺口流去,瞬间浸湿腹部上的衣服,立香惊讶的呻吟断断续续,脸色苍白,惊恐使眼眸瞪大,诧异的眼泪酝酿成形润湿了眼眶缓缓流下脸颊,气息在圣剑拔出的那一刹那断掉。



身体被随意丢弃,被地上的碎石磕破脸颊,鲜血蔓地。少年死亡的场景当时对于自己是喜悦的,但如今却是自责与悲痛,立香的死使亚瑟自己无法顺畅呼吸,刺鼻的血腥味荒谬地在亚瑟鼻尖久久徘徊,立香的鲜血味在此地漂浮似乎是想在这美好的纯净之地染上一丝不详的色彩,这样的味道无法让亚瑟忘记,也难以接受。



“我杀死了立香。”



亚瑟慢慢起身,被湿润的后身没有带来任何不适感,体内的魔力停止了流动,像是被全部被不知名的力量全部吸走一般,现完全是副正常人类的身体。


“这大概是对我的惩罚,无法离开这里,失去了英灵的身份。”



“或许像我这样的人最好的结局是下地狱吧。”



望着纯净单调的景色,亚瑟慢慢抬头。尽管景色是如此让人安心,甚至让人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淡淡幸福感,世间万物的美好的一面总能让人心安理得地接受,面对此景但亚瑟迷恋的却是御主立香的气息,淡淡的,现已被自己掐断。



掐断的事物难以复原,无法复原的东西缺洞遍布全身。亚瑟试图触碰他,至少触碰到衣物,都难以做到。



“对不起,立香。”


“但我依旧爱你。”



身为王的他没有任何可缅怀的东西,因为挚爱被自己亲手摧毁,千疮百孔,只剩下孤独寂寞,惩罚着他。






End。

评论(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