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高文咕哒】小小的咕哒君

肝泳装累哭,高三学习到累哭,弓呆池子已沉底

质量有所下降,剧情不明向

可能就没了,各位看得开心就好 @Lotte-Charhavi  @卓別林小垂耳兔  @Edith白芍

话说一血万杰啥时开服



+++++



昨晚,温暖的夜晚,立香梦见了自己芙芙和玩偶阿尔托莉雅。



立香骑着芙芙,抓住芙芙毛茸茸的耳朵,不断在迦勒底的走廊里躲避玩偶阿尔托莉雅的追赶。



芙芙的脚步非常轻快,吧嗒吧嗒地往前奔跑。



但是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已经超出正常现实世界的范畴,立香自己竟可以骑在芙芙身上。



+++++






温和,曦阳斜照。高文刻意放轻步伐一如既往地前往御主的卧室,温暖的被窝的确让人形成无形的依赖难以脱身,但按照人体正常生物钟起床,结束洗漱,到餐厅吃清姬或者emiya做的早餐是每天必须做的事情,也只有完成了这些最为基本的事才能为今日将要完成的事项提供基石。



况且,现在御主立香的身体是被盖提亚杀死后利用迦勒底保存的基因重新组成的身躯,免疫力极为脆弱,稍有不慎,沾染轻微风寒或是感冒这样的病毒入侵身体都会导致发生难以挽救的后果,身体以及精神极度脆弱,除了正常的食物摄取维持活动所需,每天都必须到罗马尼医生那里注射供生命维持的药剂。



“细小的针头,希望立香您今日可以战胜对打针的恐惧。”高文喃喃自语到,语气里带有一丝向圣明虔诚祈祷保佑的感情。



第一次注射时,立香被细小的针吓得窝进高文怀里哭了很长一段时间,高文轻抚因惊恐而颤抖的背部,慢慢安慰立香激动的情绪,待情绪有所稳定后,立香在高文的指引下颤颤巍巍伸出了手。



每次注射,总是让罗马尼觉得自己好像惹立香哭的罪魁祸首。



打针这种事怎么能让医生去做呢,应该让南丁格尔小姐做才符合事理,但是又担心丁格尔小姐无意间说出令人诧异的话语,吓得立香哭得更厉害。



高文小心翼翼地打开立香卧室的房门,卧室光线暗淡,唯一闪烁的光源是空气净化机运行那小小的蓝光。视线得以很快适应,卧室里家具轮廓边缘基本清晰。



按下照明灯的触屏开关。



“早上好……御,主……”高文此时需要清醒一会儿。



不停拍打柔软被子的噗噗声,纯白的被子中间鼓起小小的圆球,鼓起的圆圆轮廓大小与立香的蜷缩体型有着极大的差别,高文初步判断对象是帕拉赛尔苏斯赋予人工生命幼体的玩偶,而立香被突然入侵床上的玩偶占据了睡觉的位置不见了踪影,但令高文熟悉气息还停留在屋内。



“帕拉赛尔苏斯先生……”高文觉得谈判是很有必要的。



拍打被子的噗噗声依旧继续,似乎停止噗噗声需要一定时间酝酿才能收声。初步判断对象是拥有人工生命幼体的玩偶,那么迦勒底特别存在的玩偶阿尔托莉雅和玩偶库酱是不可能出现在御主的卧室。玩偶库酱估计和那位库丘林alter待在一起,窝在脖颈旁的绒毛里,而玩偶阿尔托莉雅现在估计用尖锐的牙齿咬着emiya喂食的手。



在立香获得新生的时间里,保护立香不受任何伤害是高文侍奉亚瑟·潘德拉贡之外极为重要的担当责任,同时对于高文而言也是一种恬静的幸福,能够待在立香身边默默守护着,抚摸着那柔软的发丝,盖好被掀开的被子,抱着失去体力的身体,这些都是所谓的幸福。然而,立香睡觉休息的床现被不知的生物所占据,其行为无意是霸道恶劣的。



高文绝不允许任意伤害立香身体乃至精神的物体出现,出现这样的生物已经违背了保护的承诺。



“入侵者……”温暖人心的鎏金色眼眸渐渐暗淡,收敛住平日里和睦的目光,额前发丝自我意识的低垂在俊郎的脸上留下令人悚然颤抖的阴影。



掀开被子是一瞬间的事,脸上表情发生变化也是一瞬间的事。



被厚厚的被子束缚了许久的生物立刻站起来,无论是四肢还是脸颊,触感看似非常柔软,和玩偶阿尔托莉雅体型大小相等的立香朝着高文举起了小小的手臂,尺寸也和玩偶阿尔托莉雅相等,身体具有真实的肉感,短袖外白嫩的小手臂,短裤下短小的腿,睡着极其凌乱的黑色柔软发丝。



“抱抱,高文。”



话语入耳,高文附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臂将小小的立香抱着怀里,身体的柔软娇嫩让高文有些惊讶。



“我感觉……emiya妈妈做的饼干快被吃完了……”










评论(11)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