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加拉咕哒/高文咕哒】酒与修罗场

@Edith白芍 久等了

高考倒计时,更新遥遥无期

ooc,迷之产物,不嫌弃就好





没有经过语言交流以及眼神的对视,加拉哈德和玛修此时同时认定父亲兰斯洛特做事时就根本没有经过脑子思考。

身为父亲的兰斯洛特应该是知道未成年人是不能喝酒的,玛修清楚记得厨师长emiya先生是有和父亲讲过“绝对不能让御主喝含有酒精的饮料”,同时这样劝导的话语也和同是身为圆桌骑士的高文说过,结果御主藤丸立香还是在这次男性从者的酒会上喝醉了,仅喝了一杯柠檬酒就醉了,父亲兰斯洛特是主谋,至于高文已经被玛修和加拉哈德认定是帮凶身份。

加拉哈德赶紧抱住差点醉倒的藤丸立香,御主藤丸立香整个人是醉醺醺的沉重,仿佛整个人不慎跌入酒精里泡了许久才被路过的好心人救出,呼出的热气带有淡淡的柠檬气息,手指不停玩弄着加拉哈德的发丝,嘴里还嚷嚷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御主藤丸立香理智已经完全迷糊混乱。

被果断认定为“帮凶”的高文被吾王亚瑟·潘德拉贡单独拉到厨房外面训斥了很久,说什么如果高文卿再让立香喝酒就让高文卿独自一人吃掉变味的米糠酱。

“像虫子的爸爸你应该是知道迦勒底的规矩吧,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在前辈没有成年的情况下,前辈都是不能喝酒的,沾有一点酒精的饮料也不行,但是我没有想到爸爸会那么没有脑子和高文卿做出这样的事出来!”加拉哈德看着双手抱胸愤怒的少女,被愤怒影响到少女浑身散发凶恶不可靠近的煞气,当然只有跪在地上认罪的兰斯洛特才能感受到这样的气息。

湖之骑士此时不敢直面面对玛修和加拉哈德这对儿女们的眼眸,自己究竟怎么做才能化解这困局得到儿女们的宽恕。兰斯洛特表示自己也很无辜,并不知道今天有酒会,也不知道从冰箱里拿出的柠檬味罐装饮料是酒,更不知道藤丸立香喝完一罐就醉。

在外面被吾王训斥的太阳骑士有些懵,恍然的意识持续了许久,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无厘头的错误得到惩罚就是独自一人吃掉变质的米糠酱。高文面对亚瑟有些不知所措,心想变质的米糠酱是不存在的吧,即便存在,感觉恐怖程度和贝狄威尔的眼球料理一样恐怖,难以直视,难以下咽。

“我希望高文卿下次有自知之明,别再让立香碰到酒精。”亚瑟满脸微笑地说道,但那微笑并非是和善的,“我现在要处理莫德雷德卿事,那孩子那里出了一些状况,我希望高文卿把立香安抚好,晚点我会去立香的房间看望。”

目送亚瑟离开的身影,高文怀着侥幸的心态再次进入餐厅,绝大多数男性从者已经被emiya赶到露天天台上继续进行酒会,高文倒不是怕其他男性英灵们投了异样的目光,唯一害怕的因素是玛修生气的眼神以及准备好要砸来的圣盾,砸到的痛感可以和贝狄威尔银之腕锤人的痛感旗鼓相当。况且现在多了加拉哈德的存在,同样是圣盾的持有者,更何况和自己同样身为圆桌骑士。

“高文卿请问你有参与其中吗?父亲的愚昧似乎影响到了你。”加拉哈德毫不客气地说道,同僚高文的再次出现,让加拉哈德更加认定两者是有必然的关联。

“我为我的过错忏悔,确实是参与到其中,但前提条件是我不清楚柠檬味饮料的真实面目,立香喝了一杯就醉确实让我有些诧异。”高文微微低下头。

“加拉哈德卿可以把立香交给我吗?待会我会通知南丁格尔小姐带来醒酒的东西。”

高文小心翼翼接过加拉哈德抱住的藤丸立香,身体意外的沉重,四肢已经发软知觉丧失难以有支撑点站稳。高文抱着藤丸立香尽可能让对方已较好的姿势靠在自己胸膛上。

“立香?”

“唔姆~唔姆~”怀里的少年发出了软软的声音,是学习了尼禄小姐的语癖吗?

“立香?”高文再次悉心询问道。

“唔姆~唔姆~”

估计是折腾太久的原因,精力被消耗了殆尽,整个人处于迷糊的昏睡状态,也无意间染上了尼禄小姐的语癖,淡淡柠檬味随着平稳的呼吸呼出。假如立香真的要喝酒,高文感觉立香更适合喝下有着类似柠檬清新味道的酒,强烈苦涩的葡萄酒并不适合立香去饮用。这时,高文想起荞麦酒,完全由荞麦发酵而成,没有任何酒精的加入,改天和立香偷偷喝上几杯完全没事吧?窝在刑部姬小姐送的被炉,慢慢喝着荞麦酒,浑身因而软软的,暖暖的。

摸着立香背部的衣服有些湿,估计是喝醉后不慎碰到什么液体,立香那里换洗的衣服应该还有干净的,实在不行的话穿高文自己的衣服也是可行的举措,或者实在不行的话裹着自己身后的披风入睡乃是最后的良策。在睡觉之前换衣服先洗个澡,洗去一身不和谐的酒气,但高文认定藤丸立香现在没有自主洗澡能力,解开衣服也需要别人的帮助,用乳液清洗身体也需要别人帮助吧——简而言之,在意识清醒之前都需要别人的帮助之手。

“玛修小姐,加拉哈德卿以及兰斯洛特卿我先带立香回去,麻烦辛苦各位留下来收拾一下残局吧。”高文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微笑,“立香需要好好休息才行,毕竟明天还要模拟练习。”

“但是高文先生也是罪魁祸首的存在吧,我个人觉得前辈还是交给我和哥哥照顾吧。”

“而且哥哥的房间很大,今晚前辈还是和哥哥一起睡吧。”少女如此平淡地说道,“哥哥可比爸爸以及高文先生要可靠多了。”语毕后加拉哈德伸手已经做好要抱人的姿势。

“恕我直言,为什么高文卿会那么熟练?之前的高文卿照顾别人可谓是一塌糊涂,给别人添了不少麻烦,自己也不知道解决的方法,我个人的想法是高文卿并不具备照顾人的有效条件。”加拉哈德上前一步道,眼神流露出坚定如灰色的坚石那般不可击破,“为什么高文卿会那么熟练?待在前辈身边的感觉已经有很久一段时间了,什么事情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为什么高文卿会那么熟练?按照非正式出场顺序明明是我先接近前辈的。”

“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和立香的羁绊恐怕是加拉哈德卿无法想象的,另外我想问兰斯洛特卿你的教育方式是否在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紧紧抱住立香的身体,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味。这就是现代社会有着详细解释的“修罗场”,高文乃骑士,无论是什么样的争斗都不会轻易放手,更何况争夺对象是自身心爱的御主。

御主平稳的呼吸,以及看似没有使用任何力度的手抓住对方毛绒的披风,这些让加拉哈德想要获得胜利信念更为坚定。无论是自身的体积以及年龄的相符让加拉哈德更有胜利的确信,而且加拉哈德相信高文半夜抱着前辈睡觉时绝对会压着前辈。

“父亲的教育方式并没有问题,但父亲本人的存在是有着严重问题。即便如此,高文卿,请把前辈交给我。”

“前辈交给我是正确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坚定。面对这样的眼神,高文绝不能退缩,虽然陷入了现实社会有着明确详细解释的“修罗场”,与对方争夺的东西并非黄金土地这些物质性的东西,而是迦勒底的御主般存在的藤丸立香,对于立香的情感高文十分清楚它存在的形式以及它存在的意义,并非透明缥缈而是真实,名为人类所拥有的正常情感“喜欢”已经在内心的土壤生根发芽,高文希望这朵花能够开出娇嫩的花朵。

高文在成为英灵之前曾经听过同僚了兰斯洛特说起加拉哈德的事,当初兰斯洛特授封加拉哈德为骑士之后询问加拉哈德是否愿意跟自己回卡美洛时拒绝的,坚定的眼神或许如现在那般模样相同。索性刚刚玛修带着兰斯洛特离开了餐厅,否则高文自己很有可能质问兰斯洛特平日里什么教育加拉哈德的。

“高文卿,妹妹已经带着父亲离开了餐厅,并且我和妹妹以及父亲都穿着Arts短袖,我希望接下来的决斗高文卿是否可以解除身上的灵装,换上前辈“特意”为高文卿准备好的Buster短袖,决斗内容我不想出现过于血腥的场面。”

“加拉哈德卿是下定决心要和决斗吗?”

“我想与高文卿的决斗可以解释出任何一切答案。”

“唔姆~是要决斗吗?词语接龙还是花牌?”高文怀里的立香迷迷糊糊地醒来,伸手顺势搂住了高文的脖颈。

“决斗可以啦,但是不要在迦勒底释放宝具啦~所以高文决斗里加油哦!加拉哈德也是哦!”立香笑嘻嘻地说道,但本人并未意识到由模糊意识说出的话成为了彻底引发的导火线,待到完全醒悟察觉时,已经完全是第二天清醒后由玛修告诉自己才晓知。


“和高文睡觉,高文超级过分的!加拉哈德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高文才行。”

话语一旦说出就像泼出去的水那样很难收回,有魔力在餐厅里迅速流动,高文可以感应到加拉哈德身上的魔力在聚集,本人的表情扭曲也散发着迷之气息。与玛修同色系的衣物以及甲胄在身上随着魔力的流动聚集慢慢形成,对方无言的沉默带来了压抑的气息让高文有些不知所措。

魔力慢慢塑造而成与玛修相同的雪花之盾被少年紧紧握住,少年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即便被父亲说教许久也无所谓,面对南丁格尔小姐的人体理解也无所畏惧。少年在准备的同时似乎想到了新使用雪花之盾的方法。

于是就按照内心所想那样进行发展。雪花之盾如飞镖那样被少年扔出去,击中的目标很明确便是眼前的高文,于此同时少年计算时间问题朝着高文冲去。雪花之盾在空中划过的弧度是触目惊心的,被砸到场面也是触目惊心,更何况,在加拉哈德扔出去的那一瞬间高文严重怀疑加拉哈德有着狂化属性才能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怀里抱着立香不能直接面对,解决对策只有后退。

但在后退的瞬间,高文看见一抹紫色,一抹迅速的紫色,强烈的魔力反应所给反应解决时间已掐断,腹部被紫色击中。

“和前辈睡觉?高文卿已经和前辈睡过了?这样的高文卿如同虫子那般恶心。”加拉哈德接住立香,收到来自加拉哈德手部攻击的高文险些被盾砸到,来不及躲避时,立香已经脱手。

“前辈是那么可爱的人,按照先后顺序明明是我先,但为什么接近的却是高文卿?”

“请问高文卿可以有充分的理由解释吗?”

伸手触碰到【轮转胜利之剑】的手柄,兰斯洛特的教育方式确实值得怀疑,教出这样可怕的孩子究竟用了什么奇特教育的方式。














评论(9)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