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敦芥/短篇】窮途末路

窮途末路
文/havi
尸鬼設定。

絕對ooc,絕對ooc,絕對ooc。

超爛的。急急忙忙寫完的









#
少年在夏天遇到了另一位少年。
#
"哥哥……妳醒了嗎?"
芥川被妹妹銀的聲音喚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黑夜了,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但是感覺自己又沒有徹底睡著,就在沒有睡著和徹底睡著之間隨意徘徊不停。

"還好吧……銀……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
身體內的大量缺血讓芥川現在變得說話十分困難,身子不能自由的活動,感覺抬一下手指和翻動身子都不能順利進行下去,芥川的臉頰本來就意外病態的慘白,這次失血,讓膚如白雪。感覺現在的身體狀況就在直接等死。

"哥哥你真的沒事嗎?"銀呼喚著躺在床上十分虛弱的哥哥。銀不知道為什麼哥哥在昨天晚上回來變成這樣,銀不知道怎麼辦,只希望哥哥能夠快點好起來。

哥哥只是不小心染上村子最近流行的傳染病,很快就會好起來的,銀在心中默默祈禱到。芥川兄妹來到這個村子已經有一年時間了,村子里最近傳言流有種奇怪的傳染病在村子里肆虐,源源不斷地有人因這種傳染病而死去。

"感覺比之前好多了,銀你趕緊去好好休息吧。"芥川感覺銀的聲音進入到耳內變得恍惚,意識也慢慢變得陷入到腦內的死海,迷糊不清。芥川反應了很久。這次失血讓芥川的嘴唇失掉了大量的血色。

"哥哥……你真的沒事嗎……需要……我什麼幫助嗎?"

"沒有,真的……沒有……"

芥川正在等待,等待"他"的到來。

芥川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依現在的身體狀況恐怕第二天都堅持不了。與銀所想的不同不是什麼奇怪的傳染病,而是"他們",村子出現了他們,他們是由死人變成的,不能吃人類的新鮮食物,只能靠血液為生,白天不能外出行動,所以夜間成為了"他們"享用食物的最佳時間。銀聽說了這種,關於"死人復活"的傳言,銀沒有相信,死人這麼可能復活,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正常人都不會相信好嘛。

知道最近村子發生事情的真相目前只有芥川和太宰知道,但是不知為何,太宰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蹤了,如果芥川現在突然把這件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那么村子裡的人一定會認為芥川這孩子瘋了,承受不了考試壓力就瘋了。

芥川現在沒有任何力氣,不能下床去餐桌吃晚餐,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待"他"的到來。

"銀……幫我……打開窗戶,房間很悶,透不過氣了。"

芥川試著重新調整了一下現在的睡姿,為了方便接下來要做的事,這也是算是身為哥哥的他讓妹妹做的最後的事了,"只要開窗了就好,明天我睡一下就好了。"

""誒?不吃東西嗎?如果哥哥想要睡覺就睡吧,我就不打擾哥哥休息了。"銀很聽芥川的話,將窗戶完全打開,完全都把註意力放在哥哥讓自己打開窗戶這件事,完全沒有注意到躲在漆黑草叢里詭異的白色身影。

"那這樣的話,哥哥請好好休息吧。"

"恩。"

說完銀放輕腳步離開了芥川的房間。

芥川有氣無力地回應到,目送銀離開。房間瞬間安靜下來,沒有因缺血發出急促的喘息聲,芥川不敢用力放心地喘息,因為每次喘息感覺體內的肺部被很多鋒利的釘子不斷刺穿,連正常的呼吸都不能順利進行下去。如果還有下次吸血的話,恐怕自己身子就在吸血的過程倒下。

芥川被他,被已經死去成為尸鬼的中島敦吸食兩次血,意識總會隨著體內的鮮血順著脖子被鋒利的牙齒咬出的兩個細小的動流逝而漸漸迷糊,身體也變得軟軟的,整個人都完全往敦的身上倒去,明明對方已經死了,身體體溫冰涼的,但是自己很迷戀他身上的味道他身上涼涼的體溫。

芥川龍之介和已經死去的中島敦是什麼關係?

芥川從第一次見面就不喜歡敦。敦也知道芥川很不喜歡自己,但是還是非常努力緩和好兩人的關係。

但是就這樣的關係使他們成為戀人的關係。

敦也就慢慢成為芥川在村子里除了太宰之外唯一信賴的人,唯一能表現出自己全部的人。

芥川的父母為了能讓芥川能夠考上好的大學,所以特意在離高考還有兩年時間的時候特意送芥川和銀到遠離喧鬧的城市的偏僻村子里。從村子里坐車到城市需要很長一段距離,翻越重重山脈。

在和敦有了戀人關係后,芥川想離開村子的想法更加強烈,如不斷往燃燒的篝火添加木材似的,越發強烈。但是現在的身體狀況,別說是離開這個該死的村子,就連下床活動都麻煩。

村子里死了很多人,芥川很快就要成為死人中的一員。為什麼村子里會有源源不斷地有人死去,村子里的人只是知道村子有人染上莫名其妙的傳染病死去,但是事情的真相並不是這樣。

是尸鬼,也可以說是吸血鬼的另一個稱呼吧。尸鬼需要吸食人類體內的血液才能存活,與西方的吸血鬼一樣。
自己則是被成為了尸鬼的敦襲擊了。

也許現在是午夜時分,時鐘滴答聲在靜謐的房間迴響,芥川現在很虛弱,但是窗戶外面傳染細微聲響還是沒有逃過芥川的耳朵,踩碎乾枯樹葉和樹枝的聲音。外面的人正在觀察著四周情況,遲遲沒有驚到房間

"你來……"

"我叫銀沒有關窗戶。"

"進來……"

站在窗戶外面的人猶豫了一下,不想繼續傷害自己心愛之人。芥川之所以變成這樣,全是因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話,芥川現在早就帶著妹妹離開了村子,沒有必要留在這裡等死。敦很知道芥川現在的身體壯闊,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芥川會死的。

無論如何都會死的。

窗戶沒有關上,敦到最後很輕鬆地跳進房間。芥川靠著微弱的月光看清了前來人的樣貌,黑色背帶褲白色襯衫,白色頭髮,眼睛是黑色的眼白,眼珠中間則是紅色小圓圈。

是敦。

已經死亡成為尸鬼的敦。

敦慢慢走進自己。敦很難過的望著躺在床上臉色慘白的芥川,敦知道今天晚上要來這裡做什麼,最後一次待在芥川的房間享受最後在人世的時光,隨後由自己奪走芥川的生命。對於死亡恐懼感籠罩了整個房間,敦的冰涼指尖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明明已是死去之人卻能感受到體內的心臟在加速跳動。

敦又一次害怕"死"。

害怕龍之介的"死"。

"龍之介,愛麗絲小姐說只要死在尸鬼的手下就很有可能變成尸鬼。"

成為尸鬼的人們受不了飢餓折磨,開始向村子裡的人和自己親人下手。同時也希望變成尸鬼。

敦很不希望芥川和自己一樣變成尸鬼,芥川應該是活著好好的人類,忙著升學考試,和自己繼續戀愛的普通少年。自己死後成為尸鬼后,在森歐外和愛麗絲的威脅下,如果自己還想以尸鬼的身份繼續活下去和家人的生命安全的話,就找到太宰以及殺了芥川,敦已經知道太宰不是活人而是狼人的事實,至於芥川,只能源源不斷吸食对方體內的鮮血,芥川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就像隨時會被熄滅的蠟燭似的。

面對這樣強求的要求,芥川沒有罵人,只是默默忍受著,並且要求自己只能吸食芥川一個人的血液,不能襲擊其他無辜的村民。

"如果你想吸我的血話就直接來吧,但是……不能對其他村民下手。"

"對不起……對不起……龍之介,我為什麼要變成尸鬼啊……為什麼我就不能好好活著啊……為什麼我不能一直待著龍之介你的身邊啊……"

"龍之介,如果成為了尸鬼……我們還是朋友吧?"尸鬼靠人類的血液才能繼續存活下去,就像人類需要吃掉各種食物才能活下去一樣。事情的結局似乎早已就註定好了,今晚,戀人龍之介必須死在自己的手下,要奪走龍之介生命的人自己,而不是奇怪的傳染病,話語失去遺忘的寵愛無慮則被猶豫懦弱取代。

"啰嗦。"

"我不想……留在村子……我想要……離開村子……"

"你沒有任何錯。"

你沒有任何錯。把自己變成尸鬼的人是森歐外,和同樣是尸鬼的愛麗絲在敦"復活"的那一晚不斷強調我們是尸鬼,但是我們沒有任何過錯,就像人類吃各種各樣美味的食物一樣,我們尸鬼也是需要東西去補充體力的。我們需要生存,需要生存的空間,為了生存我必須這樣做。就像人類破壞環境改造環境一樣。

尸鬼這種生物存在在世界上是錯誤的還是正確的,中島敦在成為尸鬼經常思考這個問題。其實吸血鬼和尸鬼有著同樣的遭遇,被上帝懲罰的"該隱",因為自己殺害了自己的弟弟亞伯,如同不斷去吸食人類血液為生一般。

敦在變成尸鬼的那個夜晚,襲擊了晚上單獨走夜路的戀人芥川。利牙進貨皮膚,溫暖香甜而血腥的血液源源不斷進入自己的口腔,血是血腥的,但是滿足了自己無邊無際的飢餓与慾望。鮮血無疑對現在的自己而言是美味的。

"我記得,我和你說過,你沒有錯。"芥川現在徹底虛脫,對於敦剛剛的話實在是很想一拳頭狠狠打過去,但是現在的身體狀況哦就連一根手指抬起都不允許,"如果妳很渴望血的話就過來吧,敦。"

"我想你也是知道的,不用我說也知道的。"

"我會死的,反正我也離不開村子了。"

發現芥川有異樣的人是國木田和中也,最近芥川的臉色比以往更加蒼白,他們似乎意識到最近村子里死人的真相,開始調查這件事。中也很不開心,因為太宰失蹤了,所以中也想要抓住真相的心情比國木田更為強烈。芥川沒有告訴他們——自己是自願的。恐怕這一輩子再也告訴不了吧。

"……"

"對不起……"

"龍之介……"感覺敦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越來越縹緲,眼睛前的事物開始逐漸模糊看不清起來,有什麼鋒利的東西再次扎入自己的脖子,體內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在流逝,明明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可言的雙手伸出被子摟住了對方的脖子,拉進了距離。

冰涼涼的。

什麼液體滴到了自己身上。芥川很想知道那是什麼,是眼淚嗎?涼涼的眼淚,這是芥川認識敦以來第一次哭吧。

伴隨著鬧鐘的滴答聲,感覺眼前的事物開始模糊並且視線里的東西開始旋轉。芥川現在感覺正在身處通往大城市的馬路上,在炎熱乾燥的陽光照耀下,周圍的綠葉耷拉著,前往的事物是直通遠方地平線的盡頭的柏油馬路,被當空烈日曬得閃閃發亮,時不時吹了一股熱浪,眼前的事物像海浪般翻滾。

前方的道路是通往哪裡芥川很清楚,只要不斷在這條路走著,就可以離開這個可怕的村子了。芥川沒有猶豫的開始朝遠方走去。身影越來越小,最終消失在地平線中。

#
敦從愛麗絲那裡回來的時候也有想過這個問題,敦將芥川已經死亡的消息告訴了愛麗絲,愛麗絲很開心,用蠟筆在地板上畫出芥川已經死亡的圖案。

為什麼愛麗絲會選擇在偏僻的小村莊發展尸鬼的隊伍,這裡交通又不方便,居住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後面敦恍然大悟,也正式因為村子的偏僻恰好提供給尸鬼良好的生存空間。

村子偏僻,而且人類的觀念也相對落後,壯大尸鬼隊伍的必須條件就是尸體,尸鬼是由尸體復活而成,這裡處理死人的方法不是火葬而是相對落後的土葬,再加上交通非常不便,想要逃離村子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愛麗絲和森歐外不是傻子,他們正好看上這一兩點,才想要把村子變成適合尸鬼生存的地方,只屬於尸鬼的帝國。

本以為會沒有人知道,但猝不及防的是,芥川知道大致的真相,理所當然的成了愛麗絲和森歐外的抹殺對象。

芥川沒有任何錯,錯的是已經成為尸鬼的自己,錯的是自己沒有想到和芥川的關係惹來了樋口的嫉妒和報復。

敦喜歡從大城市來村子備考的芥川,戀人的喜歡。同時村子里的樋口一葉也喜歡芥川,敦看得出來樋口喜歡芥川,不知道喜歡芥川的哪裡只知道樋口已經癡漢到天天趴在班級門口偷偷看著芥川。

敦和芥川一樣都是還有兩年就要考高考的學生。經常可以看到芥川漆黑如夜的眼眸閃爍著自己的模樣,還有就是對某種東西的強烈渴望,應該是想盡辦法離開村子,畢竟突然被父母送到鄉下來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平衡。與之不同的是敦沒有什麼離開村子想法出現,就想在畢業后就在村子好好生活,吃著村裡自己種的綠色蔬菜。

後來,敦和芥川成為了戀人。敦和芥川在一起的兩個月后就死掉了,敦清楚記得自己就死在芥川的身邊,被樋口一葉襲擊了。死後復活成為只能靠吸食血液為生的尸鬼。

敦在成為尸鬼沒有殺過村裡的任何人,敦直到芥川死在自己懷裡的那一短暫的瞬間都沒有想到死在自己手下的第一個人會是自己的戀人芥川龍之介。

被殺死的,是自己的戀人,是自己打算一直要待在一起的人。敦有想過芥川知道自己是尸鬼的身份后條件反應的離開自己,但是芥川沒有,心甘情願地給自己提供血液,甚至死在自己手裡。

芥川龍之介是自己喜歡的人,即便是在自己死之後也依舊是自己喜歡的人。敦沒有什麼好求的,只希望芥川在復活后能夠再次叫一次自己的名字以及芥川的"原諒"。

尸鬼的隊伍越來越壯大的,村裡死去的人也越來越多,敦不知道這個對於自己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也不知道如何面對每天都突然增加的新同胞。

芥川突然在第二天的死去的消息對銀的打擊很大,妹妹銀趴在床上哭了很久,根本沒有想到自家的哥哥像村子里其他人一樣莫名其妙的死去。芥川的尸體沒有像城市裡處理尸體一樣進行火化,而是已很老的土葬方式進行埋葬。

尸體沒有火化,芥川還是有可能變成尸鬼的。於是敦開始每天夜晚就在芥川的墓前等著。等待芥川復活,等待芥川在復活后因為飢餓來吸自己的血。等待芥川復活后兩人想辦法一起逃離村子。

一天又一天,在第六天的時候,敦遇到了突然失蹤的太宰以及被太宰抱在懷裡已經昏迷不醒的中也。

已經是第七天了,墳墓上方泥土沒有任何鬆動的跡象,這會讓敦認為芥川根本就沒有復活,而是徹徹底底的死了。根本沒有想要復活的意願。

"龍之介,你在騙我對吧!"敦突然發狂的用說刨開上面的泥土,眼淚開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芥川不會死去的,芥川是個很好的人,敦知道剛來到芥川很少和村子裡面的人打招呼說話,不上學的時候都在家裡,基本都是銀來和大家打交道。

芥川不喜歡和別人交流,芥川不喜歡與陌生人接觸,敦也會想過這麼冷淡的人和自己也許永遠都不會打上交道。芥川尊重自己的老師太宰治,兩人聊天的話題基本上圍繞著太宰開始。

兩人的關係在太宰的極力調解下從僵硬慢慢得到緩和,甚至成為戀人,這是敦根本沒有想到的,明明根本沒有任何交集的兩個人竟然會待在一起。芥川外表那一層冰冷堅硬的外殼慢慢被自己打破,兩人話題也慢慢從太宰身上轉移到其他地方,芥川喜歡甜食,喜歡抱著很暖毛茸茸的東西睡覺。

"龍之介,別睡了……"

泥土越挖越深。

芥川曾經有一段時間經常來自己家裡過夜,沒有和銀說就直接來自己家里過夜。敦不好說什麼,敦的父母也時不時問一下為什麼芥川那孩子為什麼老來這裡,敦只是笑了笑。

敦和芥川接過吻,芥川的嘴唇和自己想象的一樣很軟,就像小孩子吃的棉花糖一樣。除此之外兩人就沒有乾過其他出格的事了,睡覺的時候兩人是分開睡的,芥川睡在自己的床上,而敦就睡在地上。敦喜歡看著芥川安然入睡的樣子。

就這樣默默看著。

就這樣看著。

看著什麼。

看著芥川死去。

"龍之介絕對在騙我吧?"

"龍之介不要睡了,在裡面睡覺很冷的。"

"龍之介真的不要再睡下去了!"

"龍之介……"

"龍之介……"

知道芥川不喜歡自己這樣一直叫著自己的名字,如果就這樣一直叫著芥川的名字,芥川一定會突然醒來抗議"人虎不要亂叫我的名字"。

但是棺材里沒有任何聲音,放在裡面的百合失去了陽光和水分供養已經枯萎了,芥川就靜靜地躺在裡面,皮膚開始腐敗,姿勢和入葬的時候一樣。只有周圍連續不斷地的夏蟬聲回應自己。

#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經歷沒有芥川的時間,芥川已經死去有好幾個月了,從墳墓裡帶回的尸體變成了一具幹咧咧的枯骨。敦在這幾個月的時間不知道襲擊多少個村子裡的人,不知道又有多少個人死在自己的手裡變成尸鬼,理所當然的去襲擊人。

看到夥伴在不斷地增加,森歐外很欣慰地說到。

敦,這才是尸鬼啊!

什麼才是尸鬼,只有在吸食人類身上的鮮血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是人類而是尸鬼,尸鬼只有吸食血液才能順利活下去,為了保護可笑的自己而且傷害芥川,如今芥川沒有成為尸鬼,沒有再次復活成為自己的夥伴,苟且偷生的自己得到了什麼,自己什麼也沒有得到,喜歡著芥川的樋口照樣討厭自己,而且芥川已經死了。

想到這裡,敦咬上了直美的脖子,被敦咬住脖子的直美用力扯著手臂上的衣袖,嘴裡一直喊著"敦君你是什麼了?快點放開啊"。

對啊,自己在幹些什麼。尸鬼的意識已經蒙蔽了自己的雙眼,只知道去襲擊村子裡的人。直美、谷崎、鏡花、甚至國木田都被自己襲擊了。被自己襲擊的人不止只有這些,"傳染病"這個說法從開始逐漸被人們接受最後到放棄了這個說法,因貧血死亡的原因,被人動過的墓地,這些事實開始在人類的腦海得到了思考,也引起越來越多的人們的懷疑。

村子有像城市裡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一樣的祭奠,主要是為了去除村子裡的的烏煙瘴氣保佑今年大豐收。國木田在祭典上用木板釘扎死了一只尸鬼的那一剎那,人們才真正的醒悟過來,根本沒有人會知道,就連國木田都沒有想到,祭典會變成連殺尸鬼的局面。

敦愛芥川的那份感情是否超過愛自己?不清楚,如果自己和芥川會一直在一起的話也許自己會向芥川求婚,自己一直都不想放開芥川的手,成為了十個也不想就這樣放開芥川的手,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有什麼東西強制分開了兩人的手,敦為此失去了永遠再也找不回來的東西了。如果兩人沒有被強制分開的話,兩人的羈絆會越發強烈。知道有尸鬼被殺的消息,敦沒有為這個而感到害怕,明明自己已經死了,為什麼會感覺心臟開始亂跳,心裡沒有害怕可言,更多而是說不出感覺。每次看著芥川的尸體,芥川安詳地睡在自己的身邊,殺害戀人的罪惡感愈發強烈,芥川在死的時候沒有推開自己,明明只要推開自己就會有繼續活下去的希望,為什麼沒有推開自己反而緊緊的抱住了自己。

敦在和芥川戀愛的時候沒有真正意識到,人類之間的愛情會是這樣。

同伴被殺的原因傳到了森歐外的耳里。同時敦也知道,村裡的人會在黎明時分殺到這裡來,人類與尸鬼不同,人類是生物食物鏈的頂端,而尸鬼在哪?尸鬼奪走了親人以及摯愛,人類一定不會放過的。

"龍之介……"

敦擁抱著已經成為乾枯尸骨的芥川,沒有眼淚從眼眶落下,就連被人類發現的時候,被木板刺扎入自己身體的時候也沒有哭。痛是很痛,被弄成滿身鮮血的他沒有跑,只是抱著芥川,求人類把他們埋在一起。

#

"龍之介……"

"龍之介……"

芥川終於聽到敦的呼喚聲吸引住了注意,在極其炎熱的情況下,芥川身上全是汗,衣服被汗水濡濕了部分。

"龍之介是想去大城市吧?"敦跑上來捂住芥川在大熱天依舊冰涼的手,拇指一直摸著手心的軟肉,這樣的觸感讓敦格外安心,果然要有芥川的陪伴啊。

"我和你一起去吧。"


#
少年毀滅了另外一個少年。
同時也毀滅了自己。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