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尤昂莱昂】终结之日,安定之日。1

cp: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 x 菜月昴
      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x 菜月昴

强欲雷古勒斯·哲尔尼亚斯出没,如百度百科上所言情商&智商极低,如同稚儿,所以对于昂的感情也比较简单?甚至带有病娇属性

梗来源于『 星之声』某个片段,由于排班问题尤里篇大概会分成两个部分写,内容较长,麻烦花费一些时间耐心看完,会有肉(真的)

文/havi


尤里乌斯篇。1


那时候很热,我国中毕业那年最后的夏天,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知道这样说会在学校引起规模不知从何开始估算的轰动,平凡简单的日常生活也因此出现一丝丝裂缝,两人的关系可能弄得僵硬很难处理恢复到以前关系……但……我还是想说,大脑不受任何外界控制,想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恋爱了,尤里乌斯喜欢上了他的吾友。

吾友名为菜月昴,是个莫名喜欢穿运动套装的人,在我眼里是这样看来了的,不知昂是怎么看待的,或许是因为不喜欢学校制服所带来的拘束感的缘由才会选择每天都穿运动套装。但在我看来,不管昴每天穿什么衣服都能给我一种可亲的触感,甚至会伴随着些可爱。虽然我们两个人在同一个年级,但两人所待在的班级却在整条走廊两侧的尽头,平时很少有机会见面。昂和我其中一个朋友莱茵哈鲁特在同一个班,也许是同班同学的缘故感觉两人的关系非常要好,想分不开的挚友般,经常可以看到两人经常一起行动。内心开始有些不满,甚至嫉妒情感在内心悄然萌芽令我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但这种悄然萌发的情感很快得带释然,这也多亏了莱茵哈鲁特。

有时候昴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比如用理科教室弄来的小木夹夹住盐黄豆用火烤到发黑,组建关于艾米莉娅小姐的社团并且拉拢姐妹花拉姆蕾姆入社。还有很多这种意想不到的事具体内容我不知道,但某些事的结尾基本是交给学生会会长的我来处理,同时也因为莱茵哈鲁特的帮忙,昴做这种事发生的次数也随着减少,我在学生会的工作也轻松了许多。

我。

感觉莱茵哈鲁特在昴的身边如同保姆般的存在。

但有种感觉我很确定。

莱茵哈鲁特喜欢着昴。

正如我喜欢昴的那份心情一样。

喜欢着昴。

渴望着体温。渴望着嘴唇。渴望着手臂。

我很清楚。

这是在国中三年最后一个学期的初始开始意识到。最后半个学期我们需要比以往更加埋头苦干应付未来的升学考试,原本应取消毕业生在最后一个学期不允许参加任何社团活动,但学校突然开恩,认为优秀的升学率是必然的结果。

莱茵哈鲁特是学校剑道社社长,剑道社是个需要不停挥洒汗水青春的社团之一,经常高强度的体力训练和技能训练我想会让从来没有试过的昴吃不消,有考虑过坚持下来,但放弃终究是时间问题,毕竟昂做事都有三分热度的特性。就算坚持下来,也需要格外时间练习体力和集中力,我所认识的昴是个沉迷游戏的"宅男",过度沉迷于待在家整日不出门让皮肤意外般白,体力于正常人有着一段距离的差距,突然剧烈运动昂会不适应而倒下吧。


抱昴去医务室的机会我绝对会和莱茵哈鲁特争抢。


然而不知道莱茵哈鲁特用什么邪乎的办法让昂放弃了继续组建艾米莉娅社,进了剑道社,姐妹花也和昴一起入社,该考虑是昴的诚心打动了姐妹花还是女人异性缘突然不知所措地爆发。蕾姆知道自己和昴在同一个社团格外兴奋,拉着姐姐拉姆的手转圈转了很久,当天中午休息时跑到莱茵哈鲁特那说“请务必把我和昴君安排在一起练习”,姐姐拉姆则是一脸不屑,脸上的表情诉说着“我可是陪着蕾姆才入社”的事实。

昴加入剑道社我并不反对,虽然刚开始会想到昴进了剑道社后会拿着木制练习剑会做出更多奇怪的事,但剑道社高强度训练会昴没有精力去做这样的事,况且社长还是莱茵哈鲁特,不管做什么事都给人一种格外放心的感觉。虽然这样,但我说希望的是,待在昴身边的人不是莱茵哈鲁特,而是我尤里乌斯。

加入社团的同时也可以加入学生会,但因库珥修老师的拒绝门槛以及我的过失,昂没有来学生会。昴口口声声说讨厌我这样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昂会如此讨厌我,但是我还是借此瑕疵接近昂。

因毕业生缘故,学校会在正式升学考试之前每周都会准备考试,考试排名会如此公布。考试成绩这种东西我基本上不用考虑,除了那天生病或者怀着根本不想考试的心态参加,基本上不会落到中间的位置。

至于昴,除了国语之外,基本上每科都处于及格边缘。昂似乎除了游戏和做奇怪的事情之外对其他的事并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莱茵哈鲁特曾经和我说过昴基本一上课就开始趴桌睡觉,我还是挺佩服即便是一天到晚都在睡眠度过的一整天成绩还能徘徊在及格边缘的昴。

然后我就自行组织了学习会,学习会成员只有我和昴两人,学习会场所设置在我的卧室里,为了能让昴参加学习会且还来到我的卧室学习,我拿出了关于艾米莉娅小姐的个人写真集还准备了可乐饼之类的零食杀手锏,不知道可乐饼能不能让昴参与,但是至少可以保证的是艾米莉娅小姐的个人写真集绝对可以成为昴学习的动力。

昴学习能够上心,使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这笑容始终会被苦涩的现实渐渐覆盖取代,这样的笑容永远凝固在我得了脸上。很抱歉,我对昴撒了谎,我没有艾米莉娅小姐的个人写真集,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增加我和昴的相处时间。喜欢昴的感情在过程中一直被我竭尽全力抑制心中,对昴的喜欢不仅仅是好感,而是比喜欢更为复杂的爱。

想轻轻抚摸昴扎扎的头发。

亲吻昴的额头。

甚至脱下昴的衣服做那样的事情这样踟蹰的想法也随后萌发。

昴讨厌着我,而我却深深喜欢着讨厌我的昴。

这样的触感何时才能诠释,我在暗恋的热浪中不断挣扎,深水顺着我的口腔进入我的肺部,呼吸难以顺畅,连基本生存的技能的呼吸都被残忍剥夺。直到我做出那样的决定依旧悔恨,无奈,一直在怀疑质问自己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旦决定,与昴相隔了数亿永恒的光年璀璨诱人的行星,那是无法触及的距离。

我在悔恨。即便是颤抖的悔溢满已经无法挽救。悲哀疼痛组成的无形锁链紧紧捆绑住我的身躯,没有可以解开的钥匙。

我一直在想念,每分每秒都在想念中挣扎,Tarsian用他那柔软白色的手臂包裹住也是如此。

最后的见面是四个月之前了,对于昴来说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升学考试的第二次模拟测验结束后所发生的事,聒噪的夏蝉声摇晃眼的深绿时节让人心生烦躁之意,第二次模拟考试下午结束后,学生会暂时停止了我的工作,学生会教室正在进行重新装修改建,因此关于学生会的工作也遭到暂停。学校没有学生会的管理依旧可以进行他的日常运作,只不过重新装修后那几天没有处理的事情全部翻倍出现,那几天的学校也不能正常进行了吧。

帮助老师整理完试卷后朝着昴所待的剑道社练习场所走去,想着学习会会暂停开展的理由,估计我一说学习会会先告一段落昴会高兴得大笑或是干些其他什么事,可以的话,我也许还会大半夜跑到昂家的附加看昴有没有睡着或者是有没有认真学习,毕竟毕业生的学习压力还是不可小视的。

“昴。”

这时,我看到昴意外穿着学校制服从楼梯上下来。

“今天非常意外,昂居然会穿学校制服。”

我走上楼梯想摸摸昴有些扎手的头发,学校制服相比运动服更难显出昴身材的姣好,四肢被制服包裹出因有的纤细,相比宽松的运动服还是制服更为养眼吧。

“我最讨厌你了,话说回来我穿学校制服有那么奇怪吗?还有……你那目光是怎么回事?赶紧收起来啊。”

下意识捕捉到昴传来异样的目光,或许是我自身的举动让昴感到不适甚至萌发害羞的感情,因待在家过久的缘故苍白的脸颊染上害羞的粉色,左手下意识地不停摩擦着右臂上布料,细微声响能够缓和一下气氛,心跳也在加速乱撞吧。昴会在我面前害羞,这样的昴足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让我印象深刻。昴现在觉得就像看着笼子里的猴子一样看着他吧,昴心中的困惑毫无疑问被我有所察觉。

“别老看着我啊,我又不是笼子的猴子,而且是因为艾米莉娅碳很想看我穿校服的样子。”

“但是,昴穿制服的样子很可爱啊。”

“是是是,可爱是用来形容男孩子的。”

昴不堪气氛的压抑提前结束了话题,从我身边穿过直径走下去。

“昴今天不去练习吗?”

“莱茵那家伙好像身体不舒服,连今天考试都没有参加。话说那家伙成绩那么好,考不考试都无所谓吧。”

“但是对于昴来说考试非常重要。”

我跟紧昴的步伐走去。

“对对对,比游戏还要重要。”

“所以昴现在是要看望莱茵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陪昂一起去,虽然等会有补习班,晚点去没事的。”

“啊……但是,我不说尤里乌斯你也会去吧。”

这样说话的场景,自从我喜欢上昴之后就很少出现了,关于我的心意,昴多多少少也会意识到些什么,开始刻意避开我。

关于这样的避开,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始终觉得我喜欢昴的那份心意还处在萌芽的幼芽期,喜欢的感情完全没有过多表达出来,偶尔想好好释放传递,但看到昴,以及昴和莱茵哈鲁特在一起的模样,信心被冷水扑灭。

抑制的心情让我愈发难受不堪,睡眠质量得到不少的影响,总有一日,我会向昴告白,就像少女漫画的剧情一样挑选没有人的地方,欲望的火焰也会随之燃烧吧,燃烧着昴的内心及其娇嫩的身体。昴对我厌恶的表情,我不想看到,如果真是会发生那样的事,那么我一直逃避现实的行为迎来了所谓的终结。

不想发生那样的事,或许今天我会抱有期待的情绪去完成告白这件事,找个契机慢慢深入摸索,但是结局究竟会怎样,我不晓而知。

我和昴离开学校的时候,大多数运动社团已经结束了当天的活动,少数的社员还在规定场地上练习相应项目,柔软的云朵渲染上夕阳的金色余晖。两人都没有骑自行车的习惯,而我平时都会和安娜斯塔西娅一起坐着专车回家,不过自从安娜斯塔西娅知道我喜欢吾友昴后都刻意与保持一定的距离,回家直接和同班同学一起回家,偶尔会从烘焙店买回一些甜甜圈带回来,甚至还会多买几个让我翌日带给昴。

直接绕过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减少了不必要的时间。我和昴慢慢走在人工河边,河面波光粼粼,对面低矮的民宿房的屋檐折射着夕阳的光余。

“那是什么?高达吗?”

橘黄色的光芒被短暂的阴影覆盖,类似于发动机轰隆声响彻云霄,巨大的物体穿过厚厚的云层并一分为二。仔细看着,浑身白色,整个体型呈三角状,前段尖锐,流线型的曲线蔓延着整体直至末尾。

“那个是吕西忒亚吧,感觉机器人类型的漫画题材原型来源于它吧?不过,看样子,属于不适合战斗那种。”

“昴会看机器人题材的漫画吗?感觉那样的漫画有很多专业术语让人很难理解。”

昴可以认识出吕西忒亚,感觉昂除了对宅和GALGAME游戏之外,对机器人之类的东西也有可以聊天的话题出现。该说昴对这种了解过还是一直喜欢,这让我原本喜欢的昴的感觉逐步往上增加了许多。

昴果然很认真啊。

轰隆声渐渐消失,白色的吕西忒亚展开机翼,划破空气,机身开始慢慢向宇宙的方向调整角度,缓缓进入云层中 ,白色的吕西忒亚慢慢消失在我视线里,白云被好几条冗长絮状白线。

“安娜也和我说过,吕西忒亚感觉最近成为大家共同的话题了。”

最近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吕西忒亚,女孩子们不再讨论关于衣服和玩偶之类的话题,连关于时尚杂志都很少看到出没在班里,虽然老师没有明确规定不能带时尚杂志,但出现率减少了许多。我居住的地方除了有乌冬面樱花外还有专门给吕西忒亚这样机械飞船停放的空地。

“那家伙也感兴趣吗?好像快到选拔成员的时间了吧。”昴说到。

选拔成员,这样并没有让我的内心泛起一丝涟漪,目光慢慢转移到昂的身上,夕阳在昂身体的边缘点缀一层淡淡的橘色光芒,将昂包围在其中。橘色的色彩充盈着四周,湖面,草地,民宿,便利店的招牌,从身边吹过温暖的风也不例外。

“他们这是要去外太空寻找Tarsian,然后驾驶着类似于高达的机器人去打败Tarsian,我从报道中听到前方情况非常惨烈,所以他们现在急着招募成员吧。”

昴话音落下,随之而来的是刚才的轻松以及舒适感荡然无存,内心被忐忑的情绪悄然占满,很想知道昴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什么。

昴向往吕西忒亚上的生活吗?


tbc.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