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史雷米库】fate/Distant future 序章

-感觉娜娜子不是很喜欢我反正来也是家暴外加阶职克制

-存在私设,fate比较复杂,所以慢慢写慢慢研究

-序章出现角色死亡,原谅我。文笔较烂,原谅我。

-李白哥哥新皮肤好帅,军师亮亮好帅,小太阳你弟娜娜子不愿来我这里

-有人问我春晚那群大腕来桂林表演住哪我估计是大公馆桃花江附近



文/havi


fate 

这里不属于现实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已经完全脱离现实世界的管辖范畴,但又不属于虚幻梦境的管辖范围,没有任何约束可以限制这异样的空间。陷入这异样的空间是一瞬间的事,少女轻盈的脚步未曾接触熟悉的地面,神情沉浸在获得其他master新鲜的心脏所带来的沾沾自喜,双手条件反射捏碎心脏那一遽然,周围激烈打斗后所带来的凌乱景色被骤然出现暗蓝色的光芒掩埋。

由魔力构造成的空间四壁蜿蜒流淌着暗蓝色魔术纹路,抬头所见的天空颜色如同褪色的老照片,因激烈战斗而报废的汽车,被震跨的民宿公寓残骸,远处高层的建筑物闪烁的灯光,以及被少女夺取心脏的尸体被宛如辉煌文明消灭后留下的残骸碎片所取带的景色淹没。没有正常运行的太阳月亮以及其他星体,厚实的云朵停止流动,视线内所带来的光明完全靠着空间四壁的魔术纹路的光芒支撑着。

少女的手上残留着心脏被捏爆后留下鲜红软绵绵的器官,随手一扔,心脏淹没在草丛中,草群在微风摇曳下所带来的扎刺感非常真实,再看看手里黑糊糊又带有一丝鲜红的液体,心里由衷高兴,消灭掉了对方servant的master,并且右手直接刺穿身体抽出心脏当场捏爆,身躯失去支撑冷冷倒下,servant变成孤军一人,没有后援魔力支撑的servant显得无助可怜。

眯萋回想,刚才让她再次兴奋的场面,从血洞里如玫瑰飘洒的血液,年轻男子因惊慌而瞪大眼眸,满眼都是惊慌流淌过迹象。即便是身困于对方设下的结界少女依旧满怀欣喜,体内的魔力开始浮躁跳动,回想着过去记入脑海之事,只有对方失去生命或是摧毁某样东西都能让少女不管时间过了多久都不会忘记。被困在某名的空间内,少女初次推测,对方使用结界宝具将自己困在于此,与自己决一死战吧,为那可怜master复仇吧。

不管抱着怜悯,愤怒,还是喜悦,少女都没有其他目的,只想好好享受于rider的最后一战被困到对方的结界内也是如此,少女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可言。一边呼吸着将要染上血腥之味的空气,一边清空脑内意识调整好状态。

;少女轻浮看着眼前慢慢走向自己的身影,穿过深绿茂密的草丛,年轻男子头上朝苍穹蜿蜒生长的龙角现布满诡秘的红色纹路,身上的轻质护甲反射的金属光亮给灰暗世界添加一些不自然的光泽。即便再怎么治疗,对方的master也不会复活,这样的事实已经定格在少女心中,对方的内心的愤怒想必难以平息,突如其来的事实不论是谁都难以接受,愤怒始终会冲昏往常理智的头脑。

对于年轻男子的了解少女还是非常清楚的,即便是死后成为servant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况且和某种事扯上关联后可能性就大打折扣。

“最终还是这样见面呢,caster。”年轻男子慢慢睁开眼眸,紫堇色眼眸没有如少女所想的那样流露出充实的愤怒,更多则是无法察觉真实的情感,感情变动之快,刚才事情完全被忘记或者不曾发生似的。

“继续吗?”

“我可没有打算放弃。”

“不过我应该由衷感谢你杀掉史雷吗?caster……西蒙……”年轻男子道出了少女的真名,手慢慢握住腰边上黑色剑柄,抽出,同样是黑色的剑刃流淌着悲哀的颜色,“杀掉了还夺取了心脏这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即便史雷那家伙是个笨蛋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超级笨蛋,突然死掉什么无论如何都让我无法接受,史雷答应我的事还没有兑现就这样死掉了。所以啊,我刚才使用宝具的时候就在想,先退出圣杯战争的人会不会是我?即便是我比你西蒙先退出了圣杯战争——我也要救活史雷那笨蛋!”

年轻男子的决心毫无遮掩流露,少女不经歪头一想,这样充满决心的话语好像在那里听过,这样的话语听起来就能让激动,燃烧了斗志,虽然记住但时间的流逝并没有留下一席之地,不过更能引起少女注意力的是与传说导师相似的单手仪式剑,和那位已经死去的master所持有单手仪式剑也非常相似,唯一区别便是那流淌的颜色。

少女不经怀疑剑的由来。

“史雷那家伙一直很想得到圣杯,包括我也是这样,而且我比史雷对于圣杯的热衷程度还要高——所以这是属于servant与servant之间的战斗!”

柔亮的白发因姿势摇曳起舞在昏暗空间格外耀眼,俯冲划破微冷的空气所带来的破空之声让名为西蒙的少女不经一愣,脸颊有着明显被尖锐的剑气划过的痕迹,是自己躲过攻击还是对方故意造成,少女暂时无法判断,但白色剑气划过脸颊的刹那清晰可见,没有愤怒的火焰在燃烧,更多则是将对方杀死的决心在支撑着年轻男子。尖锐的剑刃而落下凛冽的寒意落至少女娇小的肩头,凄凉寒意蔓延脸颊,寒意如在脸颊上覆盖一层如新雪的薄层随着皮下纤细复杂多乱的血管流露脑部神经。

险些划破脸的少女似乎并没有留给对方继续攻击的余地,手里短小的魔杖如坚硬的钢筋般接住对方接下来的猛攻,猛烈碰撞的那一刹花火四溅,局面完全按照少女之前所想进行,两人都想拼尽全力杀死对方,有愿望也好,无愿望也好,都有这共同的愿望。

杀死对方,获得这次的胜利。

除此之外,无别他意。

喧嚣的打斗声中,少女短小的魔杖似乎并不能完全迎接年轻男子的攻击,年轻男子手里黑剑与伊始之时完全不用,悲愤溢满全身的感情没有明显流露,奋起断然的决意使之攻击频繁速度之快,原本的黑剑也失去了伊始的模样,爆发出不属于自身的暗蓝色光芒,挥舞中宛如在阴霾苍穹中自由驰骋的苍龙。少女不敢多想,频繁的攻击频率让少女视线开始凌乱模糊,在不使用魔力的状况下,光光靠魔杖完全沦为冷兵器形式去迎击,下风劣势略显示而出。

光靠力量这单一选项远远不足以打败那位频繁攻击的年轻男子,论筋力还是耐力,两人的之间实际距离完全用大相径庭来形容毫不为过了。

攻击挥舞剑刃所带来凛冽的冷风不断从身边呼啸而过,冷风似乎被灌输了强大的魔力化为薄暮般的利刃袭来,切断少女逃避的后路。从旁人角度可以看出少女处于劣势状态,但娇小的面容却洋溢着欣慰般的笑容,年轻男子察觉到少女笑容里所包含其内容,是在小看自己刚才所有的攻击都不足以伤害其身吗?但不得不说,光靠魔杖直接迎接自己的攻击让年轻由衷佩服,但不得不让年轻男子紧张感由衷释放开来,娇小的身躯一直隐藏着不可描述强大的力量,是在打消耗吗?

年轻男子思绪迟缓之时,少女身躯倏地散发出魔力瞬间盈满身体的气息,与之前只一味防御的气息完全不同,魔力盈满身体的那一刹那,身躯边缘闪烁着暗紫色光辉,头发在空中飘舞摇曳,所散发的气息不得不让人警惕,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类所散发出气息,脑海里意识到这点。此时,头上的蜿蜒生长的龙角被猛然击破一边,破碎的龙角使其年轻男子脸上露出扭曲极端的诧异,自己没有完全看清对方的攻击线路,只见少女娇小暗紫色身影在眼前恍惚,龙角破碎时脑内的一片空白之际清晰感受到了少女抚摸脸颊那柔软的触感。

“骗人的吧!”

这样柔软的触感难以让年轻男子留恋。

萌发的挫败感让年轻男子停止了反击,史雷被少女杀死的画面碎片逐步复原,脆弱的身体被柔弱的小手直穿,完全给防备留下余地,鲜血直喷于空中,随即心脏被猛烈抽出,失去支撑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年轻男子的怀里,软软的倒下实则给了年轻男子最为沉重的一击,话语尚未组织,新鲜的生命便流逝殆尽,察觉到master已经死的事实是龙角被击破的那一刹那。

无论如何都无法复活事实在心里凝结成块,年轻男子神情染了怒不可解的强烈颜色,站在一旁的少女心若淡然看着。年轻男子的脸颊上愤怒的色彩完全融入到少女的意识,自己再拿什么解释也阻挡不住对方怒火的燃烧,完全要杀掉对方的那种情感让少女内心强烈波动,欣喜,愉悦,感动,以及蔑视。

“是在小看rider的实力吗?看来轻敌是你最大弱点啊,西蒙。”

年轻男子在这次圣杯战争阶职是rider,少女在察觉到年轻男子存在之时便了解理清。但自身的弱点是轻敌,少女完全否认,也没有直接说出否认的举动。

“在多想其他什么吗?很好,这里就是轻敌的证据!”

年轻男子被轻质甲胄覆盖了半个手臂猛然高举,魔力从指尖凝聚于手心汇聚成巨大复杂的魔术阵,少女微阖,同样是暗紫色眼眸流露出凝聚,已经意识到了年轻男子接下的举动,暗地试图调动着浑身的魔力再次充满。

“来吧,caster,这才是真正的自我!”

年轻男子高声叱道,少女心中萌发就应该攻击龙角的时候直接攻击大脑或是腹部的想法,可惜后悔也无法改变事实。

魔术阵发出银白色光芒少女不曾看见记忆也没去这股光芒任何存在的空间,头顶厚实的云层顺应着光芒急剧旋转成螺旋状,不断旋转直至出现银白色没有任何云朵的天空。视线里出现了吸引少女强大注意力的物体,下意识咬住下唇,浑身银白的苍穹巨龙从里飞出,扇动着同样银白的巨大龙翅,脚下的泥块被强劲的风力席卷至半空,龙的出现给予了少女极度的不安,但记忆的寻找露出了少女扭曲的笑容。

“这才是真正的自我——诞生于伊始之中的恶龙降临于此(Dragon coming)!”

“太慢了!”

身体倏地遭受巨龙所带来的气流的猛烈冲撞,不知是魔力没有充满全身还是沉浸在于巨龙出现的喜悦之中,巨龙直线飞向自己竟未曾注意,但巨龙略为踉跄落地的缘故使少女惊险逃过着一劫。迅速逃离巨龙的攻击路线,尽管暂且逃离了巨龙的冲撞,但所带来的地面严重凹陷这种攻击程度让少女敲响了内心的警钟,如果没有逃走的话,直接被碾压成肉酱还是有可能发生。

少女不禁一惊,开始酝酿体内无穷无尽的魔力。

“哇!你是笨蛋吗?直接冲过来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少女发出极为不满的惊呼声。

“笨蛋是你吧?从你一开始参加圣杯战争我就认定西蒙你是个绝对的笨蛋了,还有突然杀掉了史雷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中,但是笨蛋这样如此鲁莽的行为,我是不会放过的!”

“碾压她!”

足够震破耳膜的巨龙狂暴咆哮之声不断激起,少女心想光是声波便足以摧毁任何东西了吧。少女轻声念到咒语,魔杖所释放的暗紫色闪电正好顺应着巨龙飞翔再次冲撞攻击的路线符合,即便抗魔力再强终究会伤到一些皮毛,少女再次轻声下令,未曾有过柔和光芒的暗紫色闪电如草地燃火可燃原之势绽放扩大。

“caster!”

“rider!”

巨龙似乎并没有躲过的念头而是直迎而上,两者的冲击火光四射,巨龙再度发出如沉睡雄狮被惊醒而发出的咆哮声,少女的攻击被巨龙化解为微小可忽尘埃,与rider所充斥愤怒色彩光辉没有同情连绵相符的巨龙狂暴扇动着足以遮天的龙翼朝自己俯冲,紫堇色竖立瞳孔灌满无尽怒猊渴骥 。巨龙身影临近之际,少女脑海倏地凌乱彼时杀戮的画面,巨龙的攻击以及身为rider的年轻男子所带来如潮流的愤慨全部挥之殆尽,少女在凌乱记忆中寻找到了那份碎片,想起来了,是自己把生前的rider变成龙,被黏糊的薄膜包裹住意识不知丧失何处的存在于血肉交替的巨龙体内,还能打败rider以及那条巨龙吗?阶职属性的克制让caster暂时无法晓清未来,但记忆在混沌虚无之海里涌现而出,再次让其坠落无尽深渊想法如篝火般再度燃起,创造昔时蹂躏脆弱世界悲惨恶龙的创造者之一,燃烧了无尽摧残之意。

暧昧不清如螺旋般束缚身躯的劣势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豪无残留迹象。而此刻,少女身上爆发的决然之意以及渗透皮肤的恶意让rider不禁咬紧牙关,不断试着维持不被愤怒淹没的脑海意识因而提醒自己,对方都想杀死对方,少女开始认真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强劲有力缠住自己持剑的手,灰暗的记忆袭来,现活于世界的安然感以及满足感突兀如爆炸烟火消失,与想要杀掉对方的愤怒不同,如初春生机盎然那份美好般的安然感流进了不堪的回忆之血,原本已埋葬于内心深渊发誓再也不寻觅挖掘的记忆破土而出。

是我让你变成了龙。

我可是你的“创造者”之一。

心怀感激吧,是我让你变成了“龙”。

“龙”可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呢。

没有表达出的话语但依旧无形的强调了某种令人恐慌的存在,认定终究无法改变的存在。被世间认定为“毁灭者”,“残忍者”的龙未来最终结局是什么?无论如何,终究会被想齐格弗里德那样的人斩杀吧,血肉模糊的身躯化为人间胜利的证明,斩杀巨龙的经过则会成为人类脍炙人口的交流话题。

战斗后的土地面目全非,喜悦依旧洋溢。

现身于银白色萤火飞舞光芒中央的rider便认清了事实。

过去的自己,过去的史雷。

已经变得遥远难以触碰。

即便遥远,依旧想要触碰这份脆弱。

rider相信着世间盛满愿望的容器圣杯,相信着圣杯可以实现自己的私愿,不断在记忆螺旋中摇曳不断的身影始终保持那份纯真的微笑,发掘新遗迹露出童孩般喜悦一致相符。不知不觉地,成为了支撑的动力。

但这一简单的动力似乎被现实打破。在这个世界被打破了呢。

现实世界的master,不管是模样还是性格几乎和过去的史雷没有什么差别,名字相同,可以说是完全搬运过来,转世投胎来形容也不足为过。一系列的接触发现史雷似乎对圣杯有着强烈渴望,但这份渴望实在透露着虚假之意,这份虚假之意即便包裹厚厚的蚕茧感受如此,困惑由此诞生。该怎么说呢?无论如何都能感受到史雷对圣杯的热情渴望同时又厌恶着相互残杀,过去和现在的史雷那个才是真正的史雷,让rider痛苦不堪。

装作看不见两人的差别所在。时间的流动让迷茫的未来清晰明了。

“你”回来了呢。

是同一个人对吧。

不管是哪个“史雷”都是需要保护的笨蛋吧——

“似乎就到了这里就结束了,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

“果然rider你还沉浸在过去的幻想~”

自行掐断回忆之海的流动,被人像翻出旧账似的挖出的确让人很不爽,但令rider不爽不是少女这番举动而是少女其本身的存在。成为“龙”也好,杀死现在的“史雷”也好,所作所为完全让rider喜欢不上。

“嘛,早点结束吧!”

少女娇小的身躯随着话语的落下渐渐释放出暗淡清冽月光的光芒,这一切都被rider看在眼里,从一开始警惕感从未丢失,攻击成功未果的巨龙如今在阴霾的天空中盘旋,愤怒的咆哮声不绝于耳,但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少女魔力储蓄的进程。巨龙应遭到rider呼唤附身下风,rider纵身一跃,落至巨龙之身。

“caster!”

那一张五官端正让女性都极为嫉妒的面容如今因情绪而扭曲,扭曲的脸也依旧抵挡不住令造物主赞叹的隐形之美。包裹在清冽光芒的少女如梦初醒般睁开了眼眸,那是rider无法忘记,一直渴望乃至强求抹杀掉的存在,无可否认的存在。少女在于rider最后一次交锋之时露出欢喜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啊!caster!”

rider轻巧驾驶着巨龙直径朝着少女所在的方向袭去,凛冽的冷风在耳旁呼呼入耳,从阶职方面而言各种方面rider的实际能力都要比少女要强许多,手里的黑剑源源不断冒出轻烟似的光芒,宛如漆黑中燃烧不断的篝火般明亮,那是rider展开最后宝具的征兆。体内原本处于完全龙化的身体状况机能受此达到最顶峰,脸庞两侧的肌肤开始皱起,从心脏蔓延的红色纹路一直蜿蜒曲折蔓延至眼眶,此刻,全身都在酝酿着最后宝具的展开。

“来吧,rider,这将会是很开心的一次吧!”

未曾耳听的呐喊声从少女嘴里爆发,理想思考似乎丧失了在大脑里的地位身体同样向冲去,四周的魔力如凶猛潮水冲刷闸门那一刻极速膨胀,右手下意识展开,魔力萦绕着右手在少女右侧释放出一个巨大光圈,边缘如急促的闪电般跳动,地面上的草丛躁动不堪。

接连不断地碰撞,进攻。

伴随着金属碰撞锐利声,闪耀与刹那之间的火花,闪电状的光波顺着两者的接触蔓延至黑色剑刃之上,泛着不详的气息传递到手上,长驱直入的电流麻痹右手,手臂上注入魔力的护甲未能起到削弱电流效果。但rider必须承受这样细微的痛苦,与魔杖接触的那一束瞬间所释放的冲击险些将他从巨龙身上震下。圣杯赋予servant与正常人不同的条件,即便rider从高空被对方的攻击击落在地,rider除了身上出现皮外伤外便依旧可以继续下去,毕竟受到自身宝具“森严壁垒的群青幻想之地(Fantasy land)”影响,对方的魔力悄然被自己吸收,为己所用,但少女目前状态而言,魔力丝毫未出现削弱的状态。

下意识摸了一把被少女打断一边的龙角,摸出些许黑色颗粒,这些黑色颗粒在风里飘散。还是到最糟糕的时候,龙角被击破意味着魔力吸收将受到极大限制。眼前的少女似乎露出了早点结束的笑容,开始真正酝酿最后的一击。

阶职出现克制的时候使用最后的宝具也许可以打破这一尴尬的局面。的确是个好选择,rider酝酿最后宝具之处便考虑到自己退出圣杯战争的结局,或者是不能再继续战斗下去了,虽不是rider最好的意愿,但一系列接触了下来已经定型了。

“吾内……”

“开始使用最后的宝具了吗?我也是哦!”

落地,酝酿最后的宝具,巨龙开始化为薄暮般的光芒融入到剑刃中,衣物后摆猛烈晃动,周围气流急剧扭曲,碎土草叶卷至空中,剑刃爆出极光似的光芒,rider将包裹光芒的剑侧握,做好最后的一击的最后酝酿。

rider没有过多的宝具,但这次所释放的宝具完全可以击败caster,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少女身体粉碎,以及结界的瓦解,外面的现实世界多多少少都会受一些威胁。但如没有结界存在,完完全全摧毁一个城市以及周边地区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宝具真实水平也丝毫不会受到结界的影响,但现实世界还有着自己需要守护之物的存在,新认识的朋友,已成为冰冷尸体的史雷,还有其他自己所喜爱的东西,rider都不忍心摧毁,不忍心看到宝具释放后只留下残渣碎片。

“该结束了,路兹洛希维·瑞雷伊(ルズローシヴ=レレイ),你的存在由我来终结!”少女强韧有力喊出rider的真名。使用最终宝具需要真名的释放以及master的同意,但rider失去master后打破了这一常规,caster非常欣赏rider这一行为。

“再次把你弄坏,我非常开心啊!”

瞬间少女右手的光圈扩大,边缘燃烧暴戾之气的火焰,巨大的魔法阵在身前展开预示最后的强力一击爆发。少女的模样始终没有给rider带来怜爱之意。

两人必须要用这一招击倒对方,否则自己将会面临死亡,但对于rider而言,拿生命赌博最后一击,无论如何自己终究迎来死亡的悲惨的结局,宝具的限制,master死亡为rider的死亡画上肯定的句号。但rider毫不在意死亡的结局,拉上caster才是rider最为死前重要之事。

两者放下一切所顾及之物冲向对方,不同颜色的光芒瞬间充盈四周。

“evil——”

“Katherine crime!(悍戾吧,肆意蹂躏世界的悲惨恶龙)”

暗蓝与暗紫相互冲击碰撞,rider如奋力斩断世间丑陋之物般迎击对方的强烈攻击,两种强劲有力的宝具相互较量着,两者混杂之色的光芒充斥的空间,宛如燃烧不断的火焰照亮了死气沉沉的空间,沉浸的灰尘颗粒躁动,地面上的草地接触到光芒那一刻被烈火燃着,两股力量的冲击是结界四壁接近崩临,如破碎玻璃般掉落瓦解。隐没于强烈光芒的少女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笑容仿佛宣告rider的终焉之时已到,无法逃避的终焉之时最终降临于rider身上,但rider不曾发觉,光芒交锋模糊了双眼,理智丧失全然,只剩斩杀对方的决意。决意支撑着rider,斩断对方施加给自己的死亡阴影之时,对方的宝库被瓦解,光芒消散,愤然起身将剑刃直穿少女单薄的胸口,结局已定。于此同时,少女猛然抓住rider手臂,电流流进全身,嘶喊声充斥着奄奄一息少女的耳膜。

恍惚之际那一张原本不存在以被抹杀掉的面容,忽闪的脸白色脸骨面具浮现将接近崩坏意识猛紧拽住,意识清晰彼时,陌生的魔力顺着利刃刺入注入体内,那一块被注入魔力的部位极速膨胀,翻滚的热浪搅动着体内的器物,难言的疼痛感流传大脑,承受不了翻滚的热浪侵入的腹部炸开,血糊糊碎块四溅。

“终焉,属于你的终焉还是来了呢。”少女微笑着,奄奄一息的少女无力倒下化为光点消散。

“森严壁垒的群青幻想之地(Fantasy land)”开始崩塌,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坠,即便是没有刚才的那逼近自身走向真正死亡边缘那一击,rider也没有任何力量召唤巨龙逃离了,魔力空洞以及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发生。渐渐清晰了,结界彻底消失化为泡影,眼前明亮柔和的目光倾洒在身上不经冒出一丝丝暖意,嗓子沙哑让他无法发声,腹部上空空的血洞竟没有感受到一丝痛感,没有无言的泪水流下,接近消散彼岸内心却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砸向地面之时,saber急匆匆的身影进入眼眶,那一抹摇晃的红色让rider感到无比安心,saber满脸担忧闯入rider视线。

“抱歉,米库里欧先生……”

被saber称为米库里欧的rider安然一笑,想伸手抹去saber脸上的泪水,但无力感灌满了身躯,这样的简单动作难以完成,现在的rider处于消散离开的过程,身体局部开始散发轻微的光芒,萤火般轻盈的光点渐渐遍布全身,rider开始消失。

身边saber泣不成声,死亡的命运自己已经毫无遗憾的接受了,打败了caster,用宝具打败caster,自己可以安然离开了。但心中始终有一份感情无法释怀,依旧对世界有着一丝丝眷恋不舍,但自身无力实现了。

“呐,saber……有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我,真的是……超级没用的……即便这样,我依旧希望,下次……圣杯战争……幸运会眷顾我……”

“但是好像不太可能了……”

“所以,拜托你……”

“心脏……心脏,我的心脏……”

“应该没有坏掉。”

“取出……直接取出……”

“给……”

“史雷……”

“吧……”

这就是自己的愿望吧,也是自己未完成之事,如果完成了就没有了任何眷恋了吧。身体开始随着光点消散,意识变得格外轻盈,眼前充斥着温暖的空白。

“有你在的话,我从来没有害怕过。”

如果圣杯真的可以实现愿望,如果神明真的存在,可以现实我的愿望吗?但是要请口说出,名为米库里欧的年轻rider没有任何力气答应了。


rider,死亡退出。





米宝宝具设定:

rider
悍戾吧,肆意蹂躏世界的悲惨恶龙!(Katherine crime)
等级:A++
种类:对城宝具
攻击范围:1-1000+
最大范围:???
所持宝具“诞生于伊始之中的恶龙降临于此(Dragon coming)”展开后的延伸产物,面对强敌的唯一杀手锏,同时也是最为有力的杀手锏。

因宝具使用而现身的巨龙力量乃至身躯完全化为薄暮般融入到所持武器中,真正完全融入到武器中爆发极为璀璨的光芒,但需要一定时间融入。单独行动和团体行动都具有极为强大优势,实用性和持久性极高,可切断对方魔力供应,对身出空间造成毁灭性打击。可以说是接近十全十美的宝具,但使用次数受到严重限制,整场圣杯战争下来只能使用1-2次,基本上不会超出这个次数。在开起宝具“森严壁垒的群青幻想之地(Fantasy land)”状态下,并加上master死亡或魔力枯竭情况,使用后的代价极大,不能继续战斗或直接回到英灵座退出圣杯战斗都是会发生的事。

森严壁垒的群青幻想之地(Fantasy land)
等级:B-
种类:对军宝具(结界宝具)
攻击距离:2-100
最大范围:???
米库里欧拥有的宝具之一,宝具“森严壁垒的群青幻想之地(Fantasy land)”本质事实上防御宝具,模样如巨大的透明盾牌,防御性能异常出色,持久时间非常长,防御范围非常值得引以为傲,但本人似乎忘记了宝具最初的作用,同时也有“固有结界”的性质,现在被米库里欧当做结界使用。展开结界时无需设点准备,不受任何空间和时间限制,结界内完全复制了生前死前的场景,一草一木都被直接复制下来。从次对方进入结界内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紧紧的,有着预测的能力,同时会慢慢吸收对方的魔力。但结界内使用其他宝具时攻击力和防御力会下降两倍甚至无法使用,但无法使用状况非常小,不排除魔力枯竭情况。如在master死亡状态和魔力枯竭状态强行使用使用宝具“悍戾吧,肆意蹂躏世界的悲惨恶龙!(Katherine  crime)”代价直接退出圣杯战争回到英灵座或使用后失去战斗能力。

序章写完了,麻烦花点时间看顺便点赞留意我是很开心的。

参考英灵:齐格飞,拉西美斯二世,阿斯托尔福
@猫 原谅我写完了,对于亲的头像很可爱,但是我实在不喜欢毛和狗是什么回事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