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咕哒杰基尔】今天依旧美味。1


可参考【卫宫家今天的饭】,日常蹭饭

咕哒君(藤丸)x杰基尔,旧剑亚瑟x咕哒子立香

咕哒君咕哒子,旧剑亚瑟阿尔托利亚均为兄妹关系,海德杰基尔为兄弟关系

欢迎点赞留言,感谢花时间阅读

@Lotte-Charhavi  @Edith白芍  @子非鱼ˇ  @Recall苍离





##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自己亲自下厨?准确时间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估计是自己小学毕业后的事,面对各种各样的烹饪方法我没有过多的兴趣,对于蔬菜的新鲜程度也没有过多耐心进行挑选辨别,认为只要是蔬菜都可以直接下肚,这样的想法妹妹说教了很久,甚至被当做笑话在班上开始传递,被非常擅长做饭以及其他家务的Emiya知道后,之后遇到我直接投来怜悯的目光。这样的目光让我浑身不自然,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让妹妹生气一样,如果只是我对蔬菜有偏见而生气的话,那么我估计妹妹过不了多久就会和Emiya分手。



虽然这样的想法被知道后俩兄妹的关系会出现裂痕,但还是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并且希望发生,不好好惩罚一下妹妹就不会知道哥哥也是要有尊严才能活下去的。




事实上,对于蔬菜的新鲜程度的注意只要杰基尔在身边都会稍微留心。毕竟上次和杰基尔去超市买晚餐需要的蔬菜时,随意拿了一个被透明塑料盒子转好西红柿放入购物框里时被杰基尔诧异的目光盯了很许久,但却对目光里的意味却浑然不知,感觉到杰基尔视线一直停留在自身上迟迟不离,想着是示意我多拿几份吗?还是该买其他东西了,直到杰基尔将框里的西红柿放回原处,用带有一丝丝不满语气说到“藤丸君,你有很认真的在选东西吗?”时,才注意到西红柿红色表皮上的缺陷。



心想包装好的西红柿不应该是很新鲜的吗?而且我不喜欢番茄,感觉番茄和青椒一样不被很多人喜欢吧,但对于青椒的厌恶程度没有番茄高,毕竟将青椒煮好切开放好熟已经蘸有酱汁的肉丸还是很好吃的。味道不错。肉丸的油腻完全被青椒所吸收。



真心不喜欢吃番茄,长大到现在真正吃番茄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老家种有番茄的田地我基本上每天都在想破坏的方法。杰基尔一脸认真看样子不知道我不喜欢番茄这种偏食习惯,“番茄可是非常好吃的蔬菜”。



抱歉,即便杰基尔你这样说,我也不会喜欢番茄,我默默在内心为我的行为道歉。但即便我有多不喜欢番茄我也不会在杰基尔面前表现出。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恰巧你不喜欢的东西是喜欢的人最喜欢的东西,如果真实完全表现出分手几率会提高,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理论不知从何处听到,但传播的过程肯定有自己妹妹的参与,这家伙如果不参与的话,那么今天就见鬼了。



杰基尔重新开始选,并且用着极为缓慢语气说着“番茄一定要选择颜色鲜红的,这个我已经排除了人工催红的番茄”,“外形圆润皮薄摸起来很有弹性的番茄口感会好很多”之类诸多选择番茄的有效经验。超市墙顶悬挂的灯倾洒的白光流泻于柔软清爽的发丝,皮肤更为细嫩白皙,无形透露出一股亲和的透明感,我因而产生了错觉,抛弃了现实外壳,与自己的未婚妻或是新婚妻子在超市里为着今晚的晚餐挑选食材。



这种新鲜强烈的感觉格外强烈,并且持续了很久。但想法破天荒地被妹妹知道了,估计是在杰基尔或者是在我身上安装了迷你的窃听器。我开始讨厌妹妹了,就像和讨厌西红柿一样,我从小到大虽然妹妹做过不少让我苦恼的事,比如偷偷已我的名义向某位女生表白害着弄了两月的大乌龙。



顺带一提,Emiya也知道了这件事,那天意外在给我准备的晚餐里放很多杰基尔亲自买的新鲜番茄,感觉既然你喜欢杰基尔并且把他当做妻子看待那么就心怀感激地吃掉的强烈既视感在蔓延充斥着角落。



我很怕西红柿,所以加有西红柿的食物一般只有两种简单的结局,一是用其他的食物替代,在这件事发生之前Emiya是完全支持的,二是当做食物残渣放着专门放此类的小盘子里。托妹妹的福,我现在完全不能逃脱西红柿的恐怖统治,从和杰基尔一起回家后,Emiya知道后,我就已经知道我注定逃不过今晚的厄运,过程注定是悲惨黑暗,崎岖不堪。



但一看到杰基尔满眼纯净眼眸,如覆雪高山清澈镜湖般纯净透彻,对于西红柿的恐惧感稍微有些减退,而且妹妹和Emiya似乎没有把我的想法传达给杰基尔,不管有没有,现暂时谢谢你们的宽容和理解。



“如果藤丸君不喜欢西红柿可以试着把皮去掉,也许会好吃些。”不喜欢西红柿的现实不知何时传递,杰基尔试图以西红柿去了皮为理由让我摆脱西红柿的统治阴影。我不喜欢西红柿是真的并且难以改变的现状,实在抱歉,杰基尔,很对不起你的好意。有些人会用西红柿做菜时脱掉那层薄薄半透明的皮,其实西红柿有没有那层皮我都无所谓,即便有些料理要有番茄才能体现那独特的美味,但我始终无法接受西红柿的酸味,以及口感。



“抱歉啊,杰基尔,我很明白你的好意,但无论如何,我很难以接受西红柿啊。”



“啊?是这样吗?感觉我在强迫藤丸君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这样实在,很对不起藤丸君。”



“根本不用道歉啊,杰基尔,不喜欢西红柿这件事完全是我的错,不好好和杰基尔说明清楚绝对是我的错,杰基尔……你没必要自责……”



我实在很对不起杰基尔一片好心,杰基尔听说最近西红柿很新鲜并且价格比以往便宜了不少,所以杰基尔请求Emiya今晚的晚餐全部都是西红柿料理为主吧,不知为何杰基尔对日本蔬菜情有独钟,这令我非常感动。但如今看着杰基尔满脸歉意,无尽的悔恨如潮水涌进思绪,如果上天赐予我勇气,不管是多少我都会当着杰基尔面面通通吃掉。



“不如把西红柿做出辣酱吧,含有西红柿的辣酱应该有吧,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在哥哥的那份少放些西红柿,多放些其他什么的。”躺着沙发玩着手机的妹妹仿佛如救命稻草般,暂时缓和了略为尴尬的局面,妹妹能够说出这种拯救哥哥的这种话,实在让身为哥哥的我感动万分啊,果然没有白养妹妹。



“那番茄意面可以吗?我试着做番茄意面,立香小姐的建议实在非常可靠呢!”杰基尔的脸色得到一些缓解,鲜绿色眼眸闪烁着某种特有的光芒,那种是对食物的憧憬,对美味的向往特有的璀璨光芒。如果减少西红柿的存在数量,再加上是杰基尔亲自做的番茄料理,说不定会成为我难以忘记的味道。



“那,那真的麻烦你了,杰基尔,麻烦可以多放肉之类的东西可以吗?”



这也许我是第一次见杰基尔为别人做料理进厨房准备,但从身边Emiya一脸嫌弃的眼神可以读出,杰基尔不止一次进厨房准备料理,看杰基尔熟练的系好围裙,挽好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认真用水将西红柿洋葱和接下来要用到的肉块洗干净,肉块本来是Emiya来做炖菜的,但杰基尔执意也没办法拒绝,不过,今晚不是自己做饭也是件好事。



锋利的刀刃慢慢抵在西红柿光滑表皮应适当力度慢慢切入,汁顺着切的缝隙慢慢流出,嫩黄色的小籽点缀的柔软红色果肉外露,被刀逐一切成小块,需要用到肉块和洋葱也是如此,厨房里传来哒哒有规律的切菜声,熟悉的动作让我不经幻想杰基尔以前做饭的模样,认真可靠。



锅里已经烧好的水正冒着白烟,杰基尔慢慢把意面放入锅里燎软,毕竟有四个人的食量,需要一定时间燎软。时间不断流逝,妹妹开始吃放在矮桌上的零食打发时间暂时填充肚子内饥饿的空隙,结果却被Emiya拿走并且好好训了一顿,意面正好发软都一定程度被杰基尔重新放在干净的碗里。



“别突然打头啊,很痛的啊!而且经常打头是会长不高的!”妹妹一脸怨念盯着Emiya,嘴边沾有不少零食的碎渣,袖子被很粗鲁地挽到藕白上臂,不顾个人少女形象,直接伸脚跨过沙发试图夺回零食。



虽然你是我妹妹,我最喜欢的妹妹,不管你吃多少零食我都不约束你。身为哥哥的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在大多数人眼里属于极度宠溺的行为,女孩子应该非常看重体重的增减,但据我观察多年,妹妹丝毫没有任何长胖的迹象,怎么说,应该恭喜妹妹有着这样特殊的体质。但今天是杰基尔亲自下厨,先不说味道如何,之前有听说过英国人对料理这方面有着独特见解,但现在,我希望你在吃饭之前少吃些零食吧。



“立香小姐,很饿吗?我会尽量加快速度的,那个麻烦Emiya先生可以帮我一下忙吗?”



“好吧,估计立香那家伙还会偷偷吃零食的,真不知道那些零食有什么好吃的,根本没有任何营养是人类体内所需的,碳水化合物还是脂肪?”



“还不如多吃些自己亲手做的东西,话说明天你立香是想让我再多一份便当给阿尔托利亚?他哥亚瑟不在?”Emiya边说边根据杰基尔的指挥将切成小块的肉放入绞肉机做成碎肉,难道不是整块的肉吗,不过,只要是杰基尔做的料理无论是以怎样形态展示在我面前都会吃掉。



还有就是帮隔壁的阿尔托利亚小姐做明天要带去的便当吗?不过看Emiya反应似乎习以为常的事了,估计在我和杰基尔不在时候妹妹经常拜托Emiya吧。



Emiya无论做什么料理都非常拿手,只要是会做的,基本都是上级美味,无可挑剔。在决定搬家合租之前,大家基本上都决定Emiya负责每天的晚餐,不是强求,而且Emiya也没有直接表态拒绝,房子是阿尔托利亚的哥哥亚瑟提供给我们租下来,房租意外的便宜,而且这里居住条件十分优美,没有之前我用的投币式洗衣机,附近有便利店还有公园。房租固然便宜,但有着外加条件,亚瑟会时不时带着妹妹阿尔托利亚过来“蹭饭”,妹妹也就是在那时候和阿尔托利亚关系渐渐往朋友那方向发展。




“需要些什么?炸鸡块?还是番薯泥团?”




“都可以了,只要是Emiya做饭我就很放心了。阿尔托利亚的哥哥好像和高文前辈那群人去了居酒屋,明明酒量不好还去居酒屋,酒量不好的人应该喝些果汁之类的,喝醉的人超麻烦的啊!”



“那阿尔托利亚小姐人呢?也和亚瑟先生也一起去了居酒屋?我听说居酒屋所提供的料理不会很好吃,都是一些油炸食品,阿尔托利亚小姐会习惯着了这些吗?”



杰基尔在关心阿尔托利亚的同时已经将用来调味的蒜和洋葱切碎,匀称小巧,不得不说只有好好做饭的人才会有这样精湛的刀功,不好好练习根本没有这样的成果,难道杰基尔在很久之前有跟大人们好好学习做饭还是参加了“新娘培训”这样的课程,没有任何做饭技巧的我惭愧不已。



“阿尔托利亚今晚在贞德那里,会有好好吃东西的,只是亚瑟前辈可能会很晚才回来,所以就拜托了!”



Emiya默许妹妹这样的请求,只是单纯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这样的话,阿尔托利亚小姐今晚就不会来了吧。”杰基尔说到。



说真的,即便阿尔托利亚小姐今晚不来家里,杰基尔做的料理我也会统统吃完,而且食量上绝对不能低于阿尔托利亚小姐,我知道这样很冒死,自己的胃会接受不了那么多食物的充饥,但做饭的人是杰基尔,视为未来妻子的人,也要去试一试。



接下来,杰基尔开始倒入橄榄油开火慢慢转动锅使其预热,直至油面噼里啪啦地冒出小泡,慢慢将蒜和洋葱倒入锅里顺着高温翻炒。橄榄油渐渐覆盖表面使其油亮,洋葱的色泽开始加深意思着可以把绞好的肉放入锅里随同一起翻炒。慢慢用锅铲将绞好的肉划散,在翻炒的同时洋葱特有的清香在高温的酝酿下渐渐随空气流动蔓延,妹妹也因味道放下了抢过来的零食。



再倒入西红柿,运用锅铲慢慢将西红柿捣碎。继续之前的翻炒,增添了属于番茄的色彩,一锅看下去不再单调,食欲也随同增大了不少,洋葱和西红柿的适当添加恰好接触了不少肉的油腻。翻炒的过程时间用得不多。接着放入水和番茄酱像炖菜一样煮几分钟。不知为何,我无法接受生的西红柿和已经煮熟的西红柿,但番茄酱却没有任何抗拒感,在汉堡店里吃薯条一定要裹上不少的番茄酱吃下去,我曾经也思考过着问题,新鲜的西红柿柔软,一咬汁水流出,味蕾受到强烈刺激,也许是西红柿咬下的那一瞬间让我想到了不美好的东西,始终难以克服。



最后一步,细细地撒上盐和黑胡椒粉以及干罗勒捣碎,慢慢调制出心意浓郁酱汁即可。



“藤丸君准备可以开饭了,接下来我用剩下的西红柿做些沙拉就可以,如果藤丸君不喜欢就尽量别去吃吧,另外……味噌汤这种每餐都必备的料理我实在是不拿手,非常抱歉,这样的我很没用吧。”杰基尔露出歉意的笑容,眼眸也流淌着歉意的光彩,闻着香味,杰基尔亲自下厨,但我却不能克服番茄所带来特殊的恐惧,无法准确形容的罪恶感萌生,我清楚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



“我,我……不会辜负……杰基尔的好意……杰,基尔做的……东西我会全部吃掉的……”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我一定会好好吃掉,毕竟,第一次吃,杰基尔,亲,手,做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就像拒绝了自己心仪的女孩告白。



“如果哥哥没有把杰基尔做的东西统统吃完,我一定会把剩下的食物全部统统塞进哥哥的嘴巴里,直到全部食物全部都进到肚子里为止。”妹妹放出如此自信的话语让我不经一愣住,无论有没有吃掉,都不会以好的结局结束,总之,我一定要想办法吃完且试着逃脱西红柿的支配也是可行的吧……



在柔软与劲道恰到好处的面淋上调好的酱,摆盘,用剩下的西红柿切薄片,半个洋葱切细丝,生菜与卷心菜搭配,最后挤出一些沙拉酱做出一道简单的沙拉。至于味噌汤,身为异国留学的青年的确很难掌握其制作过程,但充满了无限喜欢。油豆腐味噌汤——Emiya最后花了少量的时间解决了。



正如Emiya之前所说的,我这份番茄意面里的番茄会特别多,倒不是指番茄酱的多少,而是活生生的番茄,切成薄片并且煎好边缘出现灼焦的棕色的西红柿摆在意面最上面,红红的园面无疑加重我这次晚餐负担。默默抿了一小口味噌汤,不得不说Emiya做的料理实在无法挑剔,温暖的汤汁里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视线满满转移到面前与意面进行斗争的妹妹,嘴角沾了不少酱汁,用叉子旋转将意面卷起送入嘴里,Emiya和杰基尔都在享用,Emiya似乎对杰基尔做的意面非常喜欢,给予不少赞许。



“很好吃啊,之前我还在担心会不会失败,但是我多虑了。”




“Emiya先生能够喜欢实在是非常开心,之前在英国父母不在身边时,基本上都是我在下厨,哥哥做饭的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于是我借此机会有好好练习过一段时间。”



“杰基尔有哥哥吗?”妹妹突然问到,这么一来,我有不少好奇杰基尔的哥哥。



“嗯,但是和藤丸君不是同一类人,怎么说呢?哥哥的脾气非常不好,与周围的人很难相处融洽,即便我也是如此。”看来是位性格非常恶劣的哥哥啊。



晚餐渐渐接近尾声,妹妹早早吃完收拾好衣服去到浴室里洗澡,Emiya则用一次性饭盒将剩下的意面装好送到隔壁阿尔托利亚小姐那里,在吃晚餐的过程中,Emiya听到隔壁房间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想着“在贞德那里肯定没有好好吃东西”便送过去。餐厅里只剩下我和杰基尔,盘里还剩下一小许意面和没有动过的西红柿切片,油豆腐味噌汤早早被我喝完,杰基尔似乎在等我吃完以便收拾,只需一大口就可以把半个西红柿切片解决掉了,但我迟迟没有下口,男子英勇气概似乎暂时难以发出。至始至终亦未能克服对西红柿的恐惧,杰基尔一脸期待的面容让我不经一慌,略为尴尬沉闷的气氛徘徊着妹妹在浴室里的歌声似乎亦难以打破。



再怎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杰基尔的耐心终究会被我的拖延消耗殆尽,便只能将害怕捏成齑粉,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将意面裹着西红柿一口咬下去。西红柿的酸味倏地充斥着口腔,以及洋葱的甜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击感,与许久之前吃到西红柿口感完全不同,是产地不同的原因还是杰基尔做的酱与Emiya做的西红柿切片毫无瑕疵地交杂在一起,酸味没有我想象中那种可怕,相反非常清爽可口,估计把接下来的西红柿吃完不是问题。



“呐,很好吃哦,杰基尔。”



“藤丸君喜欢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杰基尔会心一笑。



嘴角弧度微微上扬,洁白皓齿微露小块,自然绽放的笑容融入世界彼岸绚烂晚霞般的温暖,没有消纵即逝的错意,温暖如波光粼粼的湖水温柔向自己涌来使其浸泡,难以逃离也未有逃离的思绪产生,杰基尔的笑容实在让我的心悸动,想更靠近一些,想更靠近杰基尔一些。



但现在关系姑且不允许我靠近,我们之间存在着隔阂,如果就现在奋然打破隔阂跟随最初的本性慢慢抚摸将杰基尔吃掉产生性事的话,估计这一辈子很难靠近杰基尔。现只能怀着暗恋的心境待在身边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在没有发生性事产生厌恶之前,但也是种困惑于身心煎熬。



现在我所做的将盘里西红柿吃掉,默默地怀着喜欢的色彩待在杰基尔便足够了。





tbc





评论(2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