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高文咕哒】雨季

相约在雨季paro

高文x咕哒子(藤丸立香),角色死亡设定

两人女儿名字为佑香,感觉在女儿佑香身上花了不少描写

存在ooc,祈愿高文

charhavi出品 @Lotte-Charhavi






1
妻子立香因病去世之前特意嘱咐我照顾好女儿佑香,学会把苹果削成可爱兔子状,适当控制佑香吃零食的分量,小孩子吃多零食,牙齿会在小时候通通坏掉的。



照顾好佑香,控制佑香吃零食的分量,这些我都可以按照我与立香的约定做到,但唯独把苹果削成可爱兔子状,我需要向上司亚瑟学习很久才能掌握讨好小孩子这项简单的技能。佑香非常喜欢兔子苹果,还有兔子玩偶,每天去幼稚园都会带着心爱毛绒绒的兔子玩偶和立香削好的兔子苹果。



立香去世后,我竭力控制自己尽快从丧妻的悲伤中走出,我是家唯一的支柱。年幼佑香需要我照顾,直到佑香上了小学我才能稍微有些放心。还有许多被暂时停止工作等着我继续去完成,虽然上司亚瑟帮我减少了许多工作安排,兰斯洛特在我妻子立香过世时帮我分担了许多,我心怀感激,但总不能一直沉浸于悲伤之中。立香生前在屋前种下的小西红柿还有土豆需要我去照料,还有立香外祖母留下的田地里还有许多我去照料等待丰收。



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完成,但佑香的懂事让我很是欣慰,自己穿鞋,自己洗澡,不乱吃零食,还会帮我一起打理屋前的小番茄,佑香还提出我在田地里工作时送中午的便当过来,我摇了摇头,握住佑香白嫩嫩的小手。



“爸爸已经失去妈妈,爸爸不想再失去佑香,佑香会做个好孩子待在屋里自己玩吗?如果佑香很无聊,可以提前告诉爸爸,爸爸会通知贝狄威尔叔叔过来陪佑香的。”



“贝狄威尔叔叔的头发长长的,好像女孩子。”佑香歪了歪小小的头,我忍不住揉了揉那孩子柔软的发丝,发丝细细滑过指尖带来了短暂细腻的触感不禁让我回想起了揉着立香发丝那样的感觉,柔软细腻。



“不能这样说哦,这样的话贝狄威尔叔叔会生气的,就不会和佑香玩了。”



“那佑香就在家里好好待着,爸爸要叫贝狄威尔叔叔来家里玩哦,我会和贝狄威尔叔叔一起照顾妈妈的小番茄的,爸爸一定要叫贝狄威尔叔叔过来哦!”佑香伸出白嫩的小手扯了扯我的衣角,以及一脸期待的神情让我难以拒绝。



不得不说佑香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妻子立香去世那天晚上,佑香急急忙忙在家吃完板栗饭,坐着兰斯洛特的车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停止了呼吸离开人世,电子屏幕上的红线停止跳动。佑香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与母亲告别,年幼的孩子并不理解“死亡”的真正含义,我想对佑香说母亲已经与我们离开了,她了离开人世,并不想隐瞒立香死亡事实。



佑香小小的脑袋看着躺着病床上立香,让我抱上床。佑香整理好立香脖颈旁的被子,抚平被子上的褶皱,亲了亲立香的脸颊。看着身旁的电子显示屏,小脑袋瓜迅速思考整理现在所获取的信息。



“爸爸小声点,妈妈睡着了,我们带妈妈回家吧,妈妈现在想回家了。”



“妈妈想回家了。”



佑香的声音逐渐细小,最后带上了哽咽。泪水开始溺出在眼眶旁打转徘徊,小脸红红的。



我紧紧抱住佑香柔软的身体,佑香在颤抖,不停颤抖,与看到恐怕事物不同的颤抖,时间不停息流逝带走脆弱生命的那份无助颤抖。



“好,我们一起带妈妈回家吧。”



佑香一直都是懂事的孩子,老师也是这么认为,还特意打电话回家夸佑香在学校非常可爱懂事。妻子立香生病住院时期,佑香每天都在幼稚园,家里,医院这三个地方往返跑,每天都带故事书带到医院讲故事缓解无聊,自己用清水洗好的水果让我切好带到医院,将今天所学到知识与立香分享。在医院度过那段短暂时光总是幸福的,虽然妻子立香身患重病,但即便如此,与消毒水刺鼻的味道也不能打扰到这短暂的时光,医院内白色惨淡世界也染上了温暖的色彩。



妻子去世后的每天晚上,我担心佑香仍处在亲人离去的悲伤之中而害怕夜晚的降临无法入睡,我抱着佑香到我的卧室里睡觉。佑香在懂事的时候便和我们分房睡了,可以说是懂事后第一次大人一起睡觉。



帮佑香盖好被子,道声晚安后,便静静看着佑香在我怀里慢慢入睡,没有讲睡前故事便睡着了,看来佑香今天非常努力呢。浅浅的呼吸声,窗户外虫类煽动翅膀飞行的声音,院内涓涓的流水声,电风扇转动的机械声。夜晚如此宁静,即便交杂着各种声音也让人舒心,与妻子以往的回忆如恬静流水汩汩流淌过身旁,皎洁清冷的月光倾洒带来一丝虚幻缥缈的空灵。



妻子与我相遇在大学时期,花了三年恋爱时期便决定结婚在一起了,再过了三年便有新生命降临,之后为了孩子佑香更好的生活决定回到妻子外祖母在乡下留下的房子继续生活。



仔细回想,我待在立香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工作上的繁忙让我脱不开身,立香的理解甚至是鼓励是我在工作上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亏欠立香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周日因工作上疲劳不能和立香好好外出,两人外出买食材做饭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即便如此,立香也依旧深爱着名为高文的男人,名为高文的男人深爱他的妻子藤丸立香。两人的关系紧密联系着,即便扰乱的困惑无处不在,两人依旧深爱着,并创造了新生命。



佑香的肌肤在皎洁的月光下如牛奶般光滑,我与妻子立香共同创作的新生命就在我面前静静熟睡着,抓紧我胸前的衣物。不知做着怎样的梦?梦见母亲了吗?是在与母亲一直在森林散步吗?还是和母亲一起吃着棕色果冻状的羊羹还是娇小可爱的草莓大福?看着佑香舒缓面容,嘴角微微扬起弧度,想必已经出现在梦里与母亲相遇了吧。








2.


佑香带好小小的护具骑着儿童自行车行驶在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田野旁的道路上,我打算与佑香前往远处的便利店买生活用品,佑香求我买些零食给她。妻子立香在去世之前特意拜托我好好控制佑香吃零食的分量,说是小孩子吃零食牙齿会坏掉的,但我不得不揭发这事实,感觉佑香喜欢吃零食完全是遗传了妻子立香动不动喜欢吃零食的坏习惯,正餐不好好吃,即便是结婚有了孩子依旧改不了这坏毛病。



最后在结账的时候,我买了一盒六花亭草莓夹心白巧克力给佑香,佑香竟然没有再要些其他别的零食,拿着印有小碎花装有巧克力的小盒子站在一旁静静等着我完成结账,满脸高兴。我有些诧异,但佑香能不吵不闹等着我完成结账的确是不小的进步。佑香是我和妻子立香共同努力让这个小生命来到这世界,一切对于这小生命而言都是崭新的,一尘不染的,呼吸着这世界的空气,虽然是带有消毒水味的空气,但新生命的到来足以让我意识到父亲的责任。



妻子立香的过世无疑给佑香带来极大的痛苦,母亲的离世,除了我之外,最难过的便是佑香了。孩子如同母亲身上一块最心疼的肉,随着剖腹产掉落到人世,开始抚养长大成人。陪着孩子慢慢成长,从幼稚园,到小学,中学,大学,与心爱之人结婚成家,一路上母亲都会不离不弃陪伴在左右指点迷津。妻子立香在佑香未上小学之前离世,无疑会给这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造成一定的缺陷不足,至于这突如其来的缺陷会这孩子造成怎样影响人生的影响,我不晓而知。我希望佑香在离开家之前还好好照顾她,由我来弥补母爱的缺失。



佑香不应该承受的痛苦,由我来承担。



“佑香还需要什么小零食吗?爸爸允许你在买一个哦。”再次询问佑香还需要些什么,毕竟佑香这段时间十分听话,母亲去世的消极情绪没有带到学校影响大家的正常学习,我决定稍微任性一下。



“佑香不要了,爸爸,吃多零食牙齿会痛痛的,而且外面的自行车太久了没人理会被偷掉的。”



“佑香可以稍微任性一下哦,我是不会告诉去了Archive(注:档案,卷宗。)星的妈妈的。”



佑香对于妈妈去世后很好奇去哪继续生活,我告诉她,妈妈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去了一个叫做Archive的星球上生活,并没离开我们。听完后,佑香,半懂半不懂地点了点头,有没有理解不是很清楚,但看着佑香点头的样子我就放心了许多。



“不要,佑香会好好听妈妈的话的!”



“爸爸也要听妈妈的话。”



这样认真的佑香颇为可爱,小脸鼓起很想未吞下松果还留在嘴里的松鼠,这样我也没办法拒绝。结账后,佑香推着去年在烟火大会上买给她的自行车拉着我的手离开了便利店。



回家的时候我打算走捷径,这需要穿过一片树林,再穿过树林之前需要穿过一片开满红紫色的松果菊的田地,穿过盛开松果菊田地的田野小道时,佑香摘了不少松果菊。



天空布满了厚实的灰色积雨云,潮湿的气息弥漫在田野里,让我和佑香不禁加快步伐往家里赶,同时这让我想起了立香在离世之前与我做的约定:我会在雨季回来看你们有没有好好生活。



对于这样的约定,我表示很迷糊,这样的约定我没有和佑香说起,担心深陷这痛苦之中。我很清楚人死后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消失了,但人会不会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或者某种特殊牵挂再次回到这个世界,这样的情况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或许有这样的可能,世间的牵过即便是离世后依旧难以切断连接着彼此,即便不在同一时空,但牵过却跨过了万千世界传递着心中那份执着。



“可能要下雨了。”



“爸爸带了雨伞吗?”



“没有哦,我们赶紧回家吧!”



“爸爸回家后,我要吃咖喱。”



穿过松果菊田地后,我们慢慢步入森林,高大粗壮的树枝以及厚实的叶片阻碍了不少阳光的直射,林子内昏暗,但眼前的事物还是可以看清的,带着小孩子进入昏暗的森林的确是不好的举措,担心突然有大型动物袭击,不过这片林子确实种植木耳的地方,大型动物在当时人们决定种植的时候赶走了,只剩下一些鸟类还有一些无法驱逐的爬行动物,有大人在应该不会随意接近佑香了。



裸露在地面上的粗大树枝租的住了佑香继续推车前行的道路,佑香有些苦恼,我抬起佑香的儿童自行车继续走着。



蓦地,我听到了液体滴落在叶片上的声音,随后这样的声音不断增大,叶片开始摇晃,泥土与树木被淋湿的气味在雨水入地那刻被唤醒,湿润自然。没有雨伞,但是总比走在没有任何遮掩物田野边的道路上要好许多,衣服被淋湿的速度减缓了许多,我出门之前应该带雨伞的,不加快步伐被雨水淋湿后感冒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我们回去快点吧。”



“赶紧吃咖喱吧。”



但眼前的景色似乎随着我的话语落下自然浮现,眼前昏暗雨水朦胧的景色掺杂一丝显眼的白色,非自然树木上所持有的颜色。我低头看了看佑香,佑香的注意力也被那颜色所吸引,指了指那白色。



“那个好像妈妈其中一件衣服的颜色。”



那是真的吗?那约定是真的吗?妻子立香会在雨季来临之时回来。步伐继续前进,那一抹白色清晰明朗起来。佑香开始兴奋起来,我也浮现一丝喜悦之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认错妻子立香的面容,即便在人海中,我也能花最短的时间越过重重阻碍找到到你——我心爱的妻子,你的约定是有魔力的。



佑香拉着我的手去,担心雨线的密集会湮没这微弱的存在。



“那个是妈妈吧?”



我想是吧。





End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