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米优】入住樱花庄的我·spring1(樱花庄设定,日常生活,不定更新)

终于有时间更新正篇了,石油天使也完结了,私奔大法好。请多多支持EC吧。


01属于大家的奋斗剧

1

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粉嫩而小巧的樱花点缀满棕褐色的枝头,装饰着大大小小的街道。不管是给汽车行驶的马路,列车呼啸而过的列车过口马路旁还是民宿小道旁基本上都有樱花。

虽说都是樱花。

但是樱花在颜色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不过,这只有研究樱花的人才能发现吧,小茜曾经在傍晚时分去便利店的时候和我谈起樱花,其中就谈到了樱花的颜色,当时我没有仔细听,注意力基本集中到手里电击大王的漫画杂志,所以谈话的内容我基本没有住。

嗯。

就是这样吧。

不过不管这么看樱花的颜色基本上是一样的,飘落到马路上积水里的樱花也是如此。对于樱花的颜色这一方面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好好探讨过,只是知道海拔高的地方樱花相对于海拔低的地方的樱花开得比较晚,受到温度的影响。而小茜知道的东西比我知道的要多了。首先她是植物研究社的社长大人,几乎每天下午放学之后都在进行有关植物的研究,再加上庭园里有许多植物可以供小茜去观察研究。

小茜这人本来就很喜欢研究植物方面的东西,知道樱花颜色的区别之分也是正常的 。

我记得小茜曾经带着她的好友香织来到家里进行植物观察,据说是为了完成明天的科学课。观察对象正好是庭园里开得正旺的樱花

不过,相对于樱花和温和的被窝,我更加倾向于被窝。

现在的我迷迷糊糊感觉到又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被窝里动,被窝里染上我的体温后是温和无比的,令人不想离开。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正在动的东西带有一定的体温,表皮毛茸茸的,小小的,同样是毛茸茸的尾巴在不停地动。

那个东西的身体里不断发出被迫叫醒的呜咽声。带有一丝别扭。

接着又动了一下,毛茸茸的尾巴滑过我的大腿。我现在穿着半截裤,所以感觉异样的痒感。

应该是小光吧,也就是在到达水明的当天晚上收养的拥有灰色毛色的野猫,趁我睡着没有关门的时候钻进来吧。我的头慢慢从被窝里探出,向门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对面的公用浴室和阿朱罗丸所住的201室,这些景物正好证明了我没有关门的事实 。

"小光好痒啊。"

窝在被窝里的小光不停在动,尾巴也时不时滑过我的大腿。就算小光待在温和的被窝里动来动去,我也没有任何脱离被窝的举动。外面实在是太冷,果然春天和秋天,冬天需要暖和的被窝才能存活啊。

我试着翻身,将被子裹好脖颈。窗户泻进来的强烈阳光使我眯起了眼,正看到阳光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属于光束的淡金色,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与空气随意飞舞。

以及一对很大的猫爪,属于玩偶装身上的猫爪。灰色的猫爪,前端还带有十只猫的指甲。顺便提一下,小光的毛色也是灰色的。

接着猫爪的下方,也就是床下发出了少女愉悦的声音。

"哟,早上好!处男小优!"

接着穿着玩偶装的少女慢慢起身,露出同样是玩偶身体一部分的头。是十分开心的表情,玩偶装粗大的脖子上用红色带子挂着金色铃铛,皮毛是灰色的。

"处男小优今天的早餐可是你承包的哦,恩……我想想看啊……"

少女摸了摸头。

我慢慢地脱离了被窝,但我将被窝披在背上。小光则坐
在我交叉的大腿中,不停在贴着自己皮毛。

"哦哦哦~我要吃天妇罗和新鲜的卷心菜。"说着少女将手伸到后背,好像是要拉开玩偶的拉链。

"喂喂,筱娅你里面穿了衣服吗?这里可是我的房间啊,不要在我房间里随意脱衣服啊。"

"没有哦,里面有内衣内裤哦。处男小优你要看吗?"语音里带着一丝调侃。

不好意思。现在的我对女孩子的内衣和内裤没有任何兴趣啊。对内衣和内裤没有兴趣的我在班上可以说是奇怪的存在,其他男生恨不得某天突然刮起强风,将女孩子带有褶皱的校服裙子掀起。

拉开拉链的声音已经停止了,拉到了尽头。躺着在我腿上的小光突然跳下床,钻进了随意放在地上的毛毯,眯起眼,开始另外的小憩。

少女脱去了玩偶装。里面果然没有直接穿着内衣和内裤,而穿着校服外加一件米色的开衫毛衣,以及黑色半截袜。露出了小巧的头部个稍微有些凌乱的深紫色头发。少女的名字叫柊筱娅,是柊家的大小姐,有个叫柊真昼的姐姐,似乎和笨蛋红莲是恋人关系,还有叫柊深夜和柊暮人的哥哥,还有一个哥哥的名字我似乎忘了。筱娅的父亲似乎是水明的股东,明明可以住更加豪华的宿舍,但好像是说"我更喜欢和其他人住在一个比较破破烂烂的宿舍哦",所以就莫名其妙地来到樱花庄,而且要比我先来。

"哈哈,被吓到了吧!"

"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好吧。"

筱娅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后一屁股坐在床上,随手抱起我放在床上的乌瑟玩偶。

"噢噢噢哦哦,但事实上没有哦,现在的男高中生都处于美妙的青春期哦。正处于青春期少年的思想我基本上都一清二楚哦,这可是姐姐告诉我的。"

"她都告诉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恩……比如说,和男孩子待在一间教室时候一定要打开全部的窗户。如果你有恋人的话,一定要用自己的筷子夹自己做的鸡蛋卷喂给他吃。和他去逛街的时候一定要穿自己最得意的衣服……"

这些的确是女孩子在恋爱的时候一定要知道的,不过,就算不是在恋爱中的女孩子也一定知道。除非……脑海里根本没有恋爱的概念。

顺便提一下,筱娅的姐姐柊真昼我曾经见过一面。是在我第一次拖着大包小包到樱花庄的时候,笨蛋红莲组织了一场欢迎会,地点是在离樱花庄一家不远的家庭餐厅。其中,来参加欢迎回的人中就有柊真昼,她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外加一件白色外套,体型相当完美,胸前的那对巨乳绝对可以吸引很多男人的眼光。说话语气十分随和,一点都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应该很容易相处的一个人,但同时也看得出来,她是红莲的痴汉。

开始回归正题。

"不过,这些女孩子一般都知道吧。我要吃天妇罗和新鲜的卷心菜,处男小优快去厨房吧,今天可是负责大家地早餐,可别想逃。"

没有必要把今天想要吃的早餐重复两遍吧。而且卷心菜是前天笨蛋红莲和柊真昼去超市买回的。

"卷心菜一定是今天买回来的才好吃哦,颜色很新鲜的卷心菜才好吃哦。"

筱娅不停用乌瑟的长耳朵拍打着我的后背。虽说打起来没有任何痛感可言。但是我身上的每一寸疲惫细胞几乎被打走。

"卷心菜是前天笨蛋红莲买回的,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你做天妇罗。我现在很累,没有精神给你做早餐。"

"而且女孩子的早餐不应该自己做吗?"

"事先说明,我丝毫没有做早餐的天赋,而且我也很少进厨房。"

"如果希望厨房炸掉的话,我就进厨房了。到时候红濑来找你麻烦,可别把麻烦推到我这里。"

"喂喂,没有这样推卸责任的吧!话说炸掉厨房的罪魁祸首可能是你。打算炸掉厨房的人明明是你好吗?"

樱花庄与其他宿舍不同。樱花庄自带厨房,樱花庄的住客们可以直接买回食材进行制作料理。

"诶?但是没有这样,明明是小优劝说了没有勇气进厨房的我使我进入了厨房。"

筱娅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仔细看筱娅眼眸的话,感觉有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不停地打转。

感觉是我由于自身的行为欺负了筱娅。

在我与筱娅说话的时候,窝在毯子里的小光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好像是我前面随意放在地上的银色游戏杆。小光慢慢地向游戏杆的方向走去,筱娅的注意力集中在小光身上,停下了手上玩乌瑟的动作,看着小光朝游戏杆走去。

小光先抖了抖身上的毛,不停绕着游戏杆转圈。

少女似乎没有去做早餐的想法。

“好吧,我下去了。”我妥协了。

我披着有些厚重的被子,赤着脚离开房间,衣服没有换,头发都没有梳就离开了房间。筱娅似乎对我离开房间的行为没有说什么,好奇兴奋的目光继续留在咬着游戏杆的小光身上。

"记得帮我看着小光别把我的游戏机弄坏。"

“当然不可能了,小光可是猫啊。”

说完这句话后,我一边扯好被子两侧,一边转身离开了房间。

走在唯一通往一楼的楼梯上不断发出明显的吱哑声。刚开始我走在樱花庄唯一楼梯时,内心是相当胆战心惊的,万一楼梯中央突然裂开怎么办?但是这种顾虑可以随着时间移动完全消散。在我来樱花庄之前,樱花庄进行过一次大型的维修,扩建了房间和加固了楼梯,顺便修了一下水管和暖气管,另外还重新刷了一遍油漆。

樱花庄是很久以前建造的,至于是多久以前,我也不是很清楚,红莲都在樱花庄住了五年,红莲的挚友深夜则是四年,自称红莲女朋友的真昼和深夜一样也住了四年,还有花依小百合老师,五士典人老师,雪见时雨老师,十条美十老师是在红莲入住的第二年才入住的樱花庄。

总之,就是这样。

具体樱花庄名字的由来是因为院子里种着一颗很大的樱花树,春天开花时花朵非常饱满,所以就顾名思义被称作“樱花庄”。据说在这里建学校宿舍的时候这棵树就有了。

这些都是第一天来樱花庄享用晚餐的时候,我正在吃着真昼做的奶油炖菜的,筱娅告诉我的。告诉的过程当中还不停拍打着我的后背。

知道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不能随便打别人的后背吗?

会很容易出事的。

我进入厨房。便看见了赤裸裸且很结实的肉色后背,下身只围着很小块的白色毛巾,头发末端还滴着水珠。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是一濑红莲。

【合作】【米优】入住樱花庄的我

+樱花庄设定,日常生活
+主米优,副深红,筱三
+合作写文,文笔渣,喷子请注意
+轻小说风格,我已经叫画师大大开始画画了

序章

这座城市的清晨很早就开始了。

虽说如此,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未免有些过早。床脚对面的窗户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恍惚间听见了风吹撞玻璃的声音,放在枕边的闹钟时针与分针相互交错指示着时间。

不过现在有没有闹钟都差不多了,只要稍微起身关注下窗帘那边有没有橘红色的光从缝隙处透进来就可以了。

前提是窗帘别拉得太紧,那样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唔,其实不想冻凉的话翻下身看也没问题。

这个结论是刚刚才得出来的。

平时都是指望看时间或者一睡睡到天亮 ,但今天和往常不同,昨天是春假的最后的一天,理应今天去学校报道。因为家庭因素要比同龄的学生要晚上不少。在小茜“小优,你明天早晨一定要早起!如果又像之前那样让我在门口干等,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的那些漫画收藏全部扔掉”铿锵有力的威胁之下只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对小茜的话做到做到完全信任甚至恐惧的状态是因为她确实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自从经历将近一个月的省吃俭用才买到的刀具模型被她没收之后,我再也不想感受到那种深刻分离的肉痛了。

可现在还早不是吗?抱着这样的想法昏昏沉沉的陷入睡眠中。

……

“所以说,这就是你今天再次起晚的原因吗?”面前身形娇小的女孩用盛汤的木长勺轻轻敲击掌面。

就在大约半小时前,百夜茜整装完毕后孤零零的在我家门口享受独属于清晨扑面而来的冷风。

“真是对不起,小茜……”

看样子解释没有什么用处,只能直接道歉了,况且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吹冷风确实是我的不对。只是我的那些收藏……它们是无辜的啊!

百夜茜一改往日温和的神色,面上还带有几分怒意。看她的样子今天外面的天气似乎不太好。原本清爽的刘海儿和及腰的长发上粘上的不少水珠,夸张的沾在了一起,乱得带卷,头上也正顶着一条毛巾。略薄的外衣因水渍紧贴在身上,倒是勾勒出这个如小花般的少女在这个年龄段适中的曲线,不过于丰满也并不平坦。

若是让其他男学生看见说不定会脸色涨红且遐想万分。

但她这副样子只会徒增我的罪恶感。

只能尽力不去在意她的视线,低头全力跑进房间帮她拿出一件还算干净的外套披上,顺带也把我的收藏一股脑的藏到床下。好在她没有拒绝,然后就接着在她面前忏悔。

在我没有注意到时,小茜的脸色逐渐柔和下来,恢复了常态。

“算了,看在你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语气仿似叹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这么多年了小优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人头疼”

说着,用长勺在我头上敲了一下。

“这是对你今天早上没能及时起床的不满”

之后就抓紧身上的外套,心情似乎好了不止一点两点到厨房里准备早餐。

很好,收藏都安全了!

稍微瞥了下时钟,时间还比较充足,刚才和她之间的对峙也没太大影响,分配合理的话接下来还可以提前到校。

脚下步子晃晃悠悠,略弯身在在厕所里颓废的盯着镜面。

话说,小茜今天来得也太早了吧。

牙刷在嘴里上下来回,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不仅神色匆忙不堪,头上原本就存有的呆毛像是要带动起义,其他处头发都翘起来不少。伸手使劲按压它,挺立程度依旧不变。

喂,不会吧。我在小茜面前就是这副样子?

梳子和水都无济于事,放在平时倒是会奋斗到底,现在只是想待会儿出门后戴顶帽子算了。

就在我思考接下来的安排时,厨房那边传来了小茜的声音。

“哟,笨蛋优还没准备好吗,早饭已经做好了”

好快!这算是在蔑视我的速度吗?!

拿起毛巾胡乱在脸上擦一把,匆忙赶到餐桌边。让小茜看见绝对又是番唠叨,但就是为了避免唠叨才不得不这么做。

“诶~速度挺快的嘛”小茜笑道。比起刚进来那会儿,她的身上多了条蓝色猫咪图案的围裙。

但我现在的重点是放在早餐上。像是特意准备,桌子的两份咖喱饭极其引人注目。深色的酱汁与独属于其的香气渗入到口感相当不错的米饭里,旁边浓度较淡的则给它的上方涂了一层带有如特制鸡蛋卷中夹杂的一点金黄色。整体被洒了点调料,盘子边缘处放着总切剥壳水煮鸡蛋和一些蔬菜作为点缀,和热气一起扑出的香气直挑逗人的嗅觉与食欲。

“哦哦哦!!是咖喱啊!好香,小茜的咖喱最棒了!”之前的不快一扫而尽。

无论是谁看见自己精心制作的美食会如此让人开心并受到这样的称赞都会心生愉悦,哪怕对方是个笨蛋也没关系。

小茜拉开离她最近的那只椅子,坐住后以胳膊肘作为支撑,单手拖住微微鼓起的白嫩脸颊,双腿在桌下晃来晃去。

“那是当然啦,为了让小优吃到最棒的咖喱我可是一大早就准备好了。就可惜在路上凉了些,加热下还算凑合吧”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幸福感。

“唔,好好吃!说凑合是你太谦虚了!说实话,我早就觉得你很多时候就像当妈妈的人一样特别全能”

听了这话,她用颇为失望的语气说:“这样啊,我倒是觉得我现在更像是新婚后为将要找工作年轻不靠谱丈夫深深担忧的妻子呢。小优你的比喻一下子让人显老了好多。”

“是吗,我倒不太在意这些啦,可是会有人随便把自己比喻成别人的妻子吗?”我边解决咖喱边无所谓道。

“说的也是哈……”小茜的脸又鼓了一些,接着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拍桌站起身来“说起来啊小优,今早你起晚了,你的那些收藏呢?”

呕。

我感觉我被咽了一下。


呼————

在车站边等待的列车终于停了下来,与地铁间发出一阵并不刺耳的摩擦声。

和猜想的一样,今天天气算不上多好,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看天空可能还要加大雨势。而在旁边正站着不少和我一样提着大包小包的学生。

开学后决定寄居在校,包里装满了生活和学习用品,单一个人拿还太过勉强,小茜和我一起挤着将行李放在坐位上方的存放处。看到周围其他人也放得差不多时才发现上来的人不算太多,还有很大一片空余位置。

“就只能送到这儿了”小茜下车转身对我说道,手里撑一把雨伞“毕竟我那边也不能迟到啊”

“恩,那么下次再见了”向她挥手。

可她又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啊~~!果然还是不放心小优一个人,有些话虽然说过了但请让我再重复遍!”

又要开始了,即使时间不够也要说下去吗……

“首先,到校后要记得向我打电话。处理东西时一定要整理好,不要丢三落四的!”

“还有如果生病了或者钱不够必需要及时通知我,让我了解情况”

“然后……”

完全被当作小孩子了!我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行了小茜,你说的这些都是常识,我都明白。很多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处理好的。再说,我现在也不是小学生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如果你能让我省心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她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小优,有时间能回孤儿院看看吗?”

“大家都很想你”

我抬起头,目睹漫天压抑的乌云,想起了那些阳光下的笑脸。

“小优哥哥~”

不记得过去了多久,大家曾一起沐浴金色光彩,互相嬉闹。比起现在,那里更有家的味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车门开始自动关闭,将要屏蔽我望向她的视线,之后就只能透过被水渍模糊的玻璃来继续观望。

“有机会,我一定回去看望大家!”


@( ̄- ̄)@
这里是组合ec。话说回来,搭档好像不是会有LOFTER,习惯就好了 。这次采用樱花庄设定,是我比较萌的设定之一,最喜欢空太和龙之介了(其实女仆和七海也不错)
假如米迦以真白设定出场会发生什么热烈的火花(╯3╰)例如第一天小优叫米迦起床的时候,不穿衣服啊,全身裸体之类的。但是放心——米优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