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all咕哒君】达芬奇的提问时间

迷之产物

最近有人愿意和我聊天吗?高三修仙累成狗

会有人看吧




清姬:……其实也是属于我的个人私心,但是和御主待在一起的时光我会格外珍惜,即便是变成丑陋的那副姿态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毕竟我是深爱着御主,身体还是思想,其他方面都是深爱着御主,可怕没有御主我就无法呼吸……感觉偏离主题了,真是抱歉,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是我想话题是关于御主的也就无所谓吧。其实我一直很想询问弗拉德三世先生询问做可爱玩偶的方法,身为女子的我,妻子唯一候选人的我竟然不会做玩偶实在是太不好意思,所以打算询问做玩偶的方法,在御主的房间堆满清姬我和御主的玩偶哦!




亚瑟·潘德拉贡:感觉立香和高文卿的关系非常好,好到让人嫉妒,虽然我知道萌生这样的感情有失形象,但能和我解释一下过程吗?



玛修:上次是谁让前辈穿上魔法少女的衣服?虽然前辈本人没有什么察觉,但是麻烦前辈有些警惕性吧。



杰克:妈妈,爸爸是谁?杰克有爸爸吗?



安徒生:求不要让我写故事给杰克和童谣她们了!



芙芙:芙芙……芙芙……



罗马尼:有谁吃了我的草莓蛋糕还断了我的网线?



源赖光:妈妈我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的?御主有没有好好吃饭休息这些妈妈都有在关注哦!为了御主的饮食营养均衡,妈妈也有在努力的。只是在想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个圆桌骑士里的高文和御主关系很好吗?已经超过和妈妈待在一起的程度了吗?



莫德雷德:老爸你到底爱不爱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有尺子了

【高文咕哒】小小的咕哒君

肝泳装累哭,高三学习到累哭,弓呆池子已沉底

质量有所下降,剧情不明向

可能就没了,各位看得开心就好 @Lotte-Charhavi  @卓別林小垂耳兔  @Edith白芍

话说一血万杰啥时开服



+++++



昨晚,温暖的夜晚,立香梦见了自己芙芙和玩偶阿尔托莉雅。



立香骑着芙芙,抓住芙芙毛茸茸的耳朵,不断在迦勒底的走廊里躲避玩偶阿尔托莉雅的追赶。



芙芙的脚步非常轻快,吧嗒吧嗒地往前奔跑。



但是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已经超出正常现实世界的范畴,立香自己竟可以骑在芙芙身上。



+++++






温和,曦阳斜照。高文刻意放轻步伐一如既往地前往御主的卧室,温暖的被窝的确让人形成无形的依赖难以脱身,但按照人体正常生物钟起床,结束洗漱,到餐厅吃清姬或者emiya做的早餐是每天必须做的事情,也只有完成了这些最为基本的事才能为今日将要完成的事项提供基石。



况且,现在御主立香的身体是被盖提亚杀死后利用迦勒底保存的基因重新组成的身躯,免疫力极为脆弱,稍有不慎,沾染轻微风寒或是感冒这样的病毒入侵身体都会导致发生难以挽救的后果,身体以及精神极度脆弱,除了正常的食物摄取维持活动所需,每天都必须到罗马尼医生那里注射供生命维持的药剂。



“细小的针头,希望立香您今日可以战胜对打针的恐惧。”高文喃喃自语到,语气里带有一丝向圣明虔诚祈祷保佑的感情。



第一次注射时,立香被细小的针吓得窝进高文怀里哭了很长一段时间,高文轻抚因惊恐而颤抖的背部,慢慢安慰立香激动的情绪,待情绪有所稳定后,立香在高文的指引下颤颤巍巍伸出了手。



每次注射,总是让罗马尼觉得自己好像惹立香哭的罪魁祸首。



打针这种事怎么能让医生去做呢,应该让南丁格尔小姐做才符合事理,但是又担心丁格尔小姐无意间说出令人诧异的话语,吓得立香哭得更厉害。



高文小心翼翼地打开立香卧室的房门,卧室光线暗淡,唯一闪烁的光源是空气净化机运行那小小的蓝光。视线得以很快适应,卧室里家具轮廓边缘基本清晰。



按下照明灯的触屏开关。



“早上好……御,主……”高文此时需要清醒一会儿。



不停拍打柔软被子的噗噗声,纯白的被子中间鼓起小小的圆球,鼓起的圆圆轮廓大小与立香的蜷缩体型有着极大的差别,高文初步判断对象是帕拉赛尔苏斯赋予人工生命幼体的玩偶,而立香被突然入侵床上的玩偶占据了睡觉的位置不见了踪影,但令高文熟悉气息还停留在屋内。



“帕拉赛尔苏斯先生……”高文觉得谈判是很有必要的。



拍打被子的噗噗声依旧继续,似乎停止噗噗声需要一定时间酝酿才能收声。初步判断对象是拥有人工生命幼体的玩偶,那么迦勒底特别存在的玩偶阿尔托莉雅和玩偶库酱是不可能出现在御主的卧室。玩偶库酱估计和那位库丘林alter待在一起,窝在脖颈旁的绒毛里,而玩偶阿尔托莉雅现在估计用尖锐的牙齿咬着emiya喂食的手。



在立香获得新生的时间里,保护立香不受任何伤害是高文侍奉亚瑟·潘德拉贡之外极为重要的担当责任,同时对于高文而言也是一种恬静的幸福,能够待在立香身边默默守护着,抚摸着那柔软的发丝,盖好被掀开的被子,抱着失去体力的身体,这些都是所谓的幸福。然而,立香睡觉休息的床现被不知的生物所占据,其行为无意是霸道恶劣的。



高文绝不允许任意伤害立香身体乃至精神的物体出现,出现这样的生物已经违背了保护的承诺。



“入侵者……”温暖人心的鎏金色眼眸渐渐暗淡,收敛住平日里和睦的目光,额前发丝自我意识的低垂在俊郎的脸上留下令人悚然颤抖的阴影。



掀开被子是一瞬间的事,脸上表情发生变化也是一瞬间的事。



被厚厚的被子束缚了许久的生物立刻站起来,无论是四肢还是脸颊,触感看似非常柔软,和玩偶阿尔托莉雅体型大小相等的立香朝着高文举起了小小的手臂,尺寸也和玩偶阿尔托莉雅相等,身体具有真实的肉感,短袖外白嫩的小手臂,短裤下短小的腿,睡着极其凌乱的黑色柔软发丝。



“抱抱,高文。”



话语入耳,高文附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臂将小小的立香抱着怀里,身体的柔软娇嫩让高文有些惊讶。



“我感觉……emiya妈妈做的饼干快被吃完了……”










(自设)GANGSTA设定(高文咕哒向)

GANGSTA相关设定麻烦自行百度,我是很喜欢这个设定

写的玩,如果有人需要欢迎采用

部分设定和原著相同




藤丸立香♂

身份:落魄藤丸家族的末子,高文的恋人,便利屋员工

武器:手枪(但本人似乎不会使用)

失去双腿常年坐在轮椅的年轻人,拜托达芬奇为自己制作了一副机械义肢,但似乎难以操控机械义肢下地行走,因此放弃了行走的机会。落魄藤丸家族的末子,已经逃离了藤丸家族,双腿是在6岁被父亲打断随后用斧子砍掉。7岁被高文救出。先和玛修,高文一起经营着便利屋。与高文是恋人关系,抚平高文狂躁情绪的重要存在的


高文

身份:藤丸立香的监护人,藤丸立香的恋人,便利屋员工,黄昏人种佣兵团成员

种族:黄昏人种

等级A/?

武器:???(随意)

与立香离开藤丸家后长时间作为立香的监护人,慢慢摩擦出爱情的火花,恋爱是两人两情相悦的成果。父母都是黄昏人种,原是待在亚瑟·潘德拉贡所组建的黄昏人种佣兵团的重要成员,受到亚瑟·潘德拉贡和藤丸家族族长认命,肩负保护立香的责任。身为黄昏人种的代价是需要药物维持生命。


玛修

身份:便利店员工,立香可靠的后辈,黄昏人种佣兵团成员

种族:黄昏人种

等级:B/5

武器:盾

佣兵团兰斯洛特的女儿,非常可爱,做事极为认真可靠的女孩子。非常信任立香,便利屋的劳务活担当,偶尔会有些小怨言。有时候会非常讨厌爸爸兰斯洛特,把爸爸兰斯洛特锁在家门外是经常的事。缺陷是右眼失明,左眼也处在视力下降中。








有人喜欢采用我是非常开心的,写写玩的,但是也好想那这个开车 @Lotte-Charhavi  @卓別林小垂耳兔  @Edith白芍  @莺无

从来没有想过咕哒君有腹肌我一直是那种没有赘肉肚子上只有薄薄一层很好摸的软肉那种,很瘦(受)的男孩子 @Lotte-Charhavi 和高文的话应该还有力气

红色想要,蓝色已有,白色出来后请自杀
圆桌就差高文你一个人了干嘛不来~(๑•̀ㅁ•́ฅ) @Lotte-Charhavi  @Edith白芍  @卓別林小垂耳兔

【旧剑咕哒】触れがたい(七夕刀子?)

对方死亡设定

旧剑x咕哒君

原本有车的但是忍住了233333

仓促结局  给 @Lotte-Charhavi 的小贺文,抱抱

可能ooc了


蔚蓝的海与明净的天空的彼岸连接着何处?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季节更替,如此遥远难以触及之地,我可以亲自到达吗?










身体逐渐脱离灼烧的痛苦,污染身体和理智的黑泥流出殆尽,何时待着这里纯净的白色与淡淡的蓝色相互交融的世界,或许是得到圣杯之后并且许愿所发生的事吧,亦或许是属于自己的梦境之地,亚瑟躺着略有些冷意的水里想到。



但这里绝非不是阿瓦隆,这里只有纯粹明亮的天空,静静漂浮厚实的云朵,以及遍地仅没入脚腕的清水,景色一望无际蔓延到视线尽头,想必继续延伸视线也依旧是一尘不变的景色。亚瑟很喜欢这里的景色,干净的颜色比硝烟的灰色,炫目的血红色要好上几分,如果以束缚人生自由永远在这里默默承受着孤独寂寞为筹码待着这里的话,那么亚瑟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这一约束。



因为,亚瑟·潘德拉贡现是罪恶缠身之人。



亚瑟·潘德拉贡用已被污染的圣剑刺穿了少年柔弱的身体,将他的御主杀死。名为藤丸立香的御主被自己杀死,毫无温度的身体被黑泥污染的亚瑟随意一扔。



“我果然很弱小,我明明约定好要保护你到圣杯战争结束。”



亚瑟喃喃自语。身体意外轻松,黑泥入侵身体的压抑厚重感以及自身银色甲胄的重感不知几时随着拂过的微风细碎消散,身上的衣物是平日立香给自己准备的黑色西装。亚瑟静静躺着水里,即便是清水弄湿了后身的全部布料,打湿了金辉色的发丝,也没有想到起身的念头在脑海里产生,视线缓缓注视着眼前碧空如洗的苍穹。



伸手,有些贪心地似乎想伸手抓住漂浮厚实的洁白云朵,同时也试图想象抓住御主立香白皙的手。御主立香被亚瑟自己杀掉的事实残留在亚瑟脑海里。漆黑腥红的圣剑失去了以往的纯洁光辉,手臂用力的驱使下圣剑没入立香柔软的腹部,圣剑锋利的尖端轻而易举地刺人对方身体,柔软脆弱粉红色的内脏被刺穿,体内原本尽然有序流动的鲜血向被破开的缺口流去,瞬间浸湿腹部上的衣服,立香惊讶的呻吟断断续续,脸色苍白,惊恐使眼眸瞪大,诧异的眼泪酝酿成形润湿了眼眶缓缓流下脸颊,气息在圣剑拔出的那一刹那断掉。



身体被随意丢弃,被地上的碎石磕破脸颊,鲜血蔓地。少年死亡的场景当时对于自己是喜悦的,但如今却是自责与悲痛,立香的死使亚瑟自己无法顺畅呼吸,刺鼻的血腥味荒谬地在亚瑟鼻尖久久徘徊,立香的鲜血味在此地漂浮似乎是想在这美好的纯净之地染上一丝不详的色彩,这样的味道无法让亚瑟忘记,也难以接受。



“我杀死了立香。”



亚瑟慢慢起身,被湿润的后身没有带来任何不适感,体内的魔力停止了流动,像是被全部被不知名的力量全部吸走一般,现完全是副正常人类的身体。


“这大概是对我的惩罚,无法离开这里,失去了英灵的身份。”



“或许像我这样的人最好的结局是下地狱吧。”



望着纯净单调的景色,亚瑟慢慢抬头。尽管景色是如此让人安心,甚至让人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淡淡幸福感,世间万物的美好的一面总能让人心安理得地接受,面对此景但亚瑟迷恋的却是御主立香的气息,淡淡的,现已被自己掐断。



掐断的事物难以复原,无法复原的东西缺洞遍布全身。亚瑟试图触碰他,至少触碰到衣物,都难以做到。



“对不起,立香。”


“但我依旧爱你。”



身为王的他没有任何可缅怀的东西,因为挚爱被自己亲手摧毁,千疮百孔,只剩下孤独寂寞,惩罚着他。






End。

我是妈妈的人,想要小贝陪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