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all咕哒】短い温もりはいつ来るか 前篇

藤丸姐弟。姐姐藤丸立花,弟弟藤丸立香。

天草四郎x藤丸立花     高文x藤丸立香

前者已结婚,十岁年龄差,没孩子,准备酝酿ing

现代paro

各位元旦快乐!





雨打绿叶之声。屋檐雨水滴落汩汩之声。以及——


被子掀开之声


“麻烦四郎好好看家哦。我煮的红豆年糕记得吃掉。”

立花最后离开的嘱咐声,再后传来雨滴落在雨伞上的滴答声。

天草四郎背对着被子慢慢的起身,慵懒状态下的身子格外沉重,活动一下僵硬的手指便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支撑完成。缓过神来,天草四郎有些木讷看着拉门外圆润的轮廓影子,那是柿饼,是立花从玉藻前那里得到的柿子,准备做成柿饼留到过年时享用。但现在柿饼被雨淋着,淋了有多久了?

屋檐下木杆上的干瘪的柿子被雨打湿,原圆润饱满的柿子被进过人工处理后,果肉压缩,颜色渐深,水分流散,表皮覆盖着一层白粉,如今那层白粉被冰冷的雨水清洗消失。天草四郎感觉有些不对劲,默默从被窝里起身,自己因被下雨淅淅沥沥的声吵醒,随后思想原地旋转了许久才想起柿干那微弱的存在感,薄薄的拉门并不能完成阻挡外面侵入骨髓的寒冷湿气,已是深秋,却赤裸着身子入睡,屋内有暖气供应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在温暖干燥的地方睡久了,嗓子会比较难受干哑。

披着厚重的被子穿上保温的衣服,被子厚实的重量另外加上天草四郎自己不慎患有感冒的缘故在引导自己思想行为走向迟缓,穿衣服的时候格外笨拙。扣子扣错,,外穿的黑色羽织穿反,没有穿上袜子就直接穿上棉毛拖鞋。

“噗……难受……”

揉了揉头发,发丝都往着同一方向垂落,眼前的镜子告诉了天草四郎事实真相,头发被妻子扎成一束长长的白色麻花。黑色的发绳被立花以蝴蝶结的样式为结尾。

该怎么形容现在的状况?立花最近和贞德小姐待久了吗?虽然很想吐槽这发型,明明直接扎个高马尾更加适合也更方便。

呼吸一下室内的空气气息,还残留着红豆年糕淡淡的香味,红豆的甜味以及年糕的糯香味交织。红豆年糕是立花向那位学习来着?具体对象天草四郎记不清了,只记得立花回家之后第一次做的红豆年糕是失败的,年糕黑乎乎地黏住了锅底,但伴随着联系次数的增加,糊锅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也学会适当加些其他材料进去。天草四郎外出收回柿子的时候加快了速度,取下稻草绳捆好的一串串柿干,放在屋内之前就铺好的旧报纸上,用干毛巾擦干水珠并排放整齐。


不光是雨水的寒冷刺骨,红豆年糕的诱惑让空腹的天草四郎为更执着认真,用手轻轻捏了捏,天草四郎估计被雨淋还是可以吃。

天草四郎对柿饼没有太大的执着,只是单纯认定为填充饥饿的存在。还记得在藤丸家当家庭教师时第一次吃到柿饼是位名为高文的西方人带来的,高文和立花的弟弟立香关系很好,说是在无意间看到一家卖麻薯小店里买到的。那时还在心想“去麻薯店不买买麻薯那买什么”。不过,和立花确定关系后无意间在一家麻薯店还真买到了柿饼。

麻薯和柿饼会让天草四郎现在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事。立香是立花的弟弟,天草四郎有了管教的资格,那晚天草四郎和立花从神社帮忙做事回来,在房屋附近的车站看到了孤苦伶仃的立香,立香穿着学校制服,估计放学没有等到高文来接自己就直接踏上前往此地的车,立香低头阴沉着脸,见到姐姐立花就直接抱住然后哭了。

那晚立花安慰了许久。

总结原因就是立香和高文吵架,高文那天喝醉酒说了那些令立香难受的话。立香执拗不过就赌气跑到姐姐这里。

“高文就是笨蛋!绝对的笨蛋!”立香满嘴塞满麻薯的咒骂道。

天草四郎吃下小半碗红豆年糕后,立香那孩子估计还在睡觉,叫醒他还是等午餐准备好再叫吧,这样高文那家伙也会过来找立香,那时候立花也回来了,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虽然不知道立香和高文在一起是什么回事。

打开冰箱,昨晚立花做好的虾仁蒸饺应该还有些,蒸饺下面放上被甜酒泡过的莲藕,或许味道会更加软甜。只是猜测高文会急急忙忙地来找立香,毕竟立香突然跑掉了,天草四郎不相信高文不去找立香。

“天草(姐夫)君,早……”原本在睡觉的立香不知是何时醒来的,赤脚踩着楼梯下楼,是被下雨声或者是自己行动的声响吵醒的吧,头发睡着乱糟糟的。

“立香已经快到中午,我该准备午饭了。”

“唉?那么快吗?”立香迟缓的意识得到缓解

“高文会来吧?”天草四郎认为只是自己单纯的猜测,高文的出现也是符合情理之中。

“不要!”立香的回答相当绝对。

天草四郎心想中午还是多做些汉堡肉,多准备一些卷心菜,或许在淀粉加上一些切碎的莲藕丁,味道会怎么样?






Tbc.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