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i__charhavi

然而发现茶茶好可爱ớ ₃ờ

【冰雪主从/卡多安娜】电车上的两人

请你们去结婚,我就是想看到你们结婚。

FGO2.1背景,含剧透。

冰雪主从(卡多克x安娜斯塔西娅)


换上了玛修准备好的白色水手服的安娜斯塔西娅静静坐在电车里,与卡多克从御主立香推荐的咖啡厅出来后天空便开始下雨。抵达电车站时,卡多克担心安娜斯塔西娅心爱的玩偶被雨水淋湿,特意跑去身边的便利店买了防水布给安娜斯塔西娅的玩偶包上。随后拉着安娜斯塔西娅白皙的小手跑上电车。


如今安娜斯塔西娅与卡多克相对而坐,车厢里有其他乘客,时间未到下班高峰期,因而车厢的人并不多,卡多克还是可以安娜斯塔西娅依旧精神饱满的脸颊。此次出行的机会是藤丸立香给的,卡多克自己在之前战斗败给了藤丸立香,原本是以为要面临着死亡或者是强制更改记忆这样的结局,结果被老好人藤丸立香带到虚数潜航艇shadow  boat上继续生活,藤丸立香并且当晚晚餐结束后召唤出了安娜斯塔西娅。


该说是什么样的神明大人才能给予这奇迹,能够与安娜斯塔西娅再次相遇。卡多克的右手手心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刚才的动作也感受到女性手指的柔软和细腻,进到车厢的那一瞬间因惯性继续向前跑的安娜斯塔西娅,她那如皓雪般颜色的发丝轻轻拂过卡多克的脸,发丝的香味留在卡多克的鼻尖。


“安娜在shadow  boat生活着还好吗?”卡多克问到,但内心的真实想法尚未有胆量说出。


“很好,御主他对我很好,玛修小姐和我说了好多话。”


卡多克下意识要紧嘴唇,走到对面与安娜斯塔西娅并排坐下。由于忘记买雨伞的缘故,两人的身上有些湿润,电车上供应的暖气恰好又可以驱散些衣服上发丝上的湿意,卡多克没有想过从者到底会不会感冒,但湿气渗入骨髓的那份难受是可以明显体会到的,于是打算下车后给安娜斯塔西娅先买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再去吃关东煮,听藤丸立香说是可以让人暖和的食物。


但是至于安娜斯塔西娅究竟喜不喜欢关东煮还是要征求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吧,来自雪国的皇女未必可以接受日本的食物,况且即便是再多么近的距离,透过雪国皇女纯净的湖蓝色眼眸也难以看清对方的感情,眼眸纯净通透却看不清神情,这无疑是卡多克最为失败的地方。


“安娜想要尝试一下日本的关东煮吗?藤丸立香那家伙说很好吃的,而且下雨天吃关东煮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


“我听藤丸立香说有蒟蒻、鱼丸、竹轮还有萝卜,不知道安娜是否喜欢,不喜欢的话也行,只要是安娜喜欢的东西,我都会给安娜的。”


“关东煮如果卡多克想尝试的话,我是完全不介意的。我想卡多克选择的东西,我也一定会喜欢的,毕竟我喜欢卡多克这件事是不会错的。”少女紧紧抱着玩偶,脚尖略为不安地点着地板。


她的头重重地地下去,白色长发也随之垂落,略为稍长的发丝险些碰到地板沾染灰尘,卡多克眼疾手快把那些将要碰到地板的发丝抓住。最为关键的话语被少女抢先一步表达,如果再让少女再重复一遍的话,估计会脸红到不能控制自己。


“安娜……”


卡多克自己能够给名为安娜斯塔西娅的少女什么东西,是好看的裙子、精致的裙子、华美的珠宝首饰,亦或许是她所希望的永恒雪国,在白色世界有着她所希望的国度,一个不受外界打扰的国度。但最为重要,同时也是卡多克最为想表达的东西才是她真的想要的东西吧——自己的心意才是安娜斯塔西娅最需要的东西吧。


“安娜你知道吗,藤丸立香那家伙说如果我没有和你结婚的话就可以不用回去shadow  boat了。”


“哎?”少女在卡多克的话语中慌忙抬头,“御主他……”


“所以我希望安娜今后要做好和我结婚的打算。”


卡多克不知道如何面对哭泣的女性,但他知道安娜斯塔西娅此时的哭泣是喜悦的,湿润的瞳孔闪烁着色彩,少女将压抑在心中的情感释放,色彩的感染者卡多克伸手穿过发丝,抚摸住少女的脸颊,亲吻着那片柔软,带有咸味的柔软。


“安娜你的嘴有点咸。”





@Edith白芍

评论(1)

热度(99)